Nay, smile not at my sullen brow;
Alas, I cannot smile again:
Yet Heaven avert that ever thou
Shouldst weep, and haply weep in vain.
And dost thou ask what secret woe
I bear, corroding joy and youth?
And wilt thou vainly seek to know
A pang, ev'n thou must fail to soothe?

What is that worst? Nay, do not ask--
In pity from the search forbear:
Smile on--nor venture to unmask
Man's heart, and view the Hell that's there.

【叶黄】吻我吧,少天(上)

*这标题可真够简单粗暴的,来自于莎翁驯悍记里头的那一句Kiss me, Kate!

*短篇ABO,几个月以前嚷嚷着要写彼特鲁叶以及凯特黄,先写了八千字让我过把干瘾先。很抱歉但我真的写不完,下篇我盡量快交出來OTL

* 很久以前開放点文時雅歌姑娘点的ABO,一塊兒写了,成品不美味,嫌棄當然也是可以的www

*少天大大生日快乐! 

 

 

1.

 

听到自己得跟着叶修回家时,来自蓝雨的贵族二小姐黄少天可不怎么乐意。且不说他们的关系从相见开始就是一团糟,就是之后随着养父与这位大商贾的生意而熟悉,也让他对于对方糟糕的生活品味不敢恭维。但对于魏琛来说可就不是这么回事了,论相貌家世叶修都会是兴欣城里最炙手可热的人选,更别提最近在蓝雨滞留的其间拈花惹草的功力已让不少妙龄女子冲回家中对着老父大喊:父亲!我要嫁给那个来自异域的商人!但最要紧的是魏琛年纪到了,也的确对于太过于碎嘴而有主见的黄少天嫁不出去感到忧心忡忡,他可是私下将叶修拉到一边去说道:


“我只给大女儿留了他母亲应得的那一份,而大部分家产可都是要送给小女儿做嫁妆的。你若是不嫌弃,便将少天取回家中吧,我希望他在那里学会贵族的Omega仕女应有的气度以及雅量,更希望他能得到一个真心爱他的Alpha作为他的丈夫。”


“怎么会嫌弃呢。”大商人叶修摇摇头说,”若说我对您的财产别无所图是为巧言令色,但迎娶少天所获得之嫁奁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我欣赏令嫒的美貌一如我渴求他的智慧与爱情。”


小时候老师曾经训勉于我,一个Alpha该有的器量,便是教导与尊爱他的Omega,在我周游于百花、微草、轮回期间时,更是发现尽管每个地方对于Omega的审美标准不尽然相同,但唯灵巧慧黠,善解人意却是不变的美德。我在少天身上看见这两项足以令我转不开眼的光辉,此后蓝雨众多的弱水三千便再也无法令我驻足。


当然Omega次女并不知道这一段仅仅发生在一刻钟之前的往事,否则以他的个性可不仅仅是只哀叹道自己竟被一桩丑陋的商业联姻绑架而已。当他随着父亲的召唤进入会客厅时,仅仅听见叶修满富情感着示爱的咏叹。


“收起你的巧舌如簧,你明知道那不管用,叶修。”

“但是亲爱的,我所言句句皆发自肺腑。”

“哼,我便是要看着你如何花言巧语骗了我的父亲却骗不了我!”

“那么,美丽的新娘子,且等我在结婚当日欢欢喜喜的迎娶你啦。”


那是黄少天在知道自己被许配给了叶修之后唯一一次在婚礼之前对叶修说的话。接下来几日他不理睬叶修、也不理睬魏琛,终日将自己关在大房间里吟诗跳舞,若是有人进来他必将对方用极其刁钻的言语赶出去。在他看来每个人都是叶修的说客,Beta奴婢说:叶修一表人才、智慧财富与外貌兼具;Alpha侍卫则说:叶修有一切属于Alpha的高节品格,他强壮、野心勃勃,却又宽容与仁慈。他身边唯一一个Omega是自己的姐姐,而当喻文州敲门时(少天,愿意让我进去吗?)他仍是不情不愿了放了对方进房间。


喻文州端了碗杂烩清汤,里头有炖软的红萝卜以及牛肉,恰恰都是黄少天爱吃的。他大口喝完了汤并舀起汤料,说:”姊姊,你煮汤的手艺又进步了。”


“不进步怎么行?你就快住到别人的屋子里去了,等到我们都嫁给了不同的丈夫做妻子,你就再也喝不到我炖的汤啦!”


“你明明知道我不爱听这些。”他放下汤碗赌气道,”我的好姐姐,我以为你跟景熙、宋晓、李远、于锋还有郑轩,通通都不一样,他们赞美叶修不过是因为他有钱而非真正为我未来的幸福着想。你明知道我不愿意嫁给一个Alpha做丈夫尤其是叶修!你难道没听说过轮回里的周泽楷同时娶了江波涛与孙翔两个妻子,Beta妻子负责转述那紧闭如蚌壳的嘴巴说不出的一切话语,而Omega妻子则以性情暴烈与娇艳美貌闻名、却始终得不到周泽楷一丝一毫的垂怜目光?”


“那与你又有何干系?”喻文州不解地反问,”孙翔骄纵蛮横在外并不受宠,这分明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毕竟轮回对于Omega的要求应是像江波涛那般知书达礼。但你若说周泽楷对孙翔曾有过半点不好,我却是不相信的。周泽楷贵为城主自是需要为轮回民众做相应表率,你跟叶修的情况却又不一样,先不提蓝雨兴欣不盛行一夫多妻,叶修婚事也从不需要向除了他妻子以外的人事负责任。”


“但我需要啊,要我说的话叶修根本就是妄想的能入主蓝雨才对魏琛虚与委蛇……”

“好妹妹,你想多了。”


他却是忘了这种话题像是横亘在他与喻文州中间的刺,开始懊悔起自己的口不择言。喻文州背对着窗户站了起来,声音一如往常的冷静他却看不清对方脸上的神色。两人沉默良久,最终喻文州叹了口气,终是主动挑起话匣:”你汤若是喝完了就将碗给我罢,也别总是待在房内了。”


“文州,我、我不是有意……”


“无妨。”年长Omega犹豫了一阵,还是倾身拥抱住自己的兄弟,”少天记住,除非身死,否则整个蓝雨之内该是你的东西便永远是你的。对着夫君你不可计较利益与功名,而需尽你妻子的本分。”


黄少天心烦意乱兼之不置可否,筹备婚礼期间叶修又重新造访了蓝雨数趟,但次次皆吃了黄少天给的闭门羹。对此魏琛操碎了心,拼命给叶修赔不是,而叶修没有一次不是笑呵呵地在对方门前撩拨两句才走。


你不与我直接说话,我便要用伶牙俐齿敲开你的心扉:

你对我冷言冷语,我却要称赞你的睿智与口才

你横眉竖目不愿正眼瞧我,我就要说你的明眸承载着星空闪烁湖波潋滟

你若是对我破口大骂,我则要向世人炫耀你的慧黠与伶俐

你不让我进你房门,我就做为一个未婚夫惊喜于妻子的贞洁与守身如玉

少天啊少天,可人的Omega,等到你愿意相信我从未说过一句谎言,你就会发现这个世上不会有比我更爱你的丈夫啦。


而两个星期的时间太快,黄少天还没来得及细细想清楚叶修言下之意,就到了婚礼前一天晚上,他终究不得不踏入魏琛房间,谨听父亲对自己的最后一次教诲。


“你也到了该嫁人的时候了。想当初将你带回来时你可调皮着,我就奇怪跟我往来的商人众多,你怎么独独跟叶修置气。”


“他是自讨苦吃。”黄少天没好气的冷哼,”他故意装成彬彬有礼的相貌欺骗了蓝雨境内的每个人,却独独没瞒过我的眼睛。”


“是吗?那挺好的,这代表你们已经足够认识彼此而我也不必为此操烦担忧。”


“我不是这个意思,父亲。”


“不管你是什么意思,”魏琛摇摇头说,”现在好好听我说,这些年你所有的放纵也该足够了,叶修承诺过我会让你成为全蓝雨境内最有名望与教养的Omega妻子,我也相信他的确能作得到。夫家不比蓝雨,收敛你的脾性,敬爱他,服从他。”


他一阵气结,却只能讪讪然耸耸肩:”但叶修就是个卑鄙下流的无赖,自恃自己的钱财与英俊便玩世不恭游戏人间。你还记得我刚满十七岁的时候嘛,他撞见我发情期却一点也不害臊不回避,我真不知道他哪来这么厚的脸皮。”


“你可以理解为他见多识广,我记得那一次是他把你送回你房间的?”


“还有上一次我在树上弹着自己的鲁特琴,他硬是要爬上来陪我坐着,导致后来整根树枝断了我跟他两个人都摔到了地上,连你送的琴都坏了。”


“他后来回送了你一把崭新的琴,亲自帮你调的音。另外你们摔下来的时候他整个人垫在你身下,你毫发无伤而他断了胫骨足足休养了半年。”


“还有……”


“够了,少天,够了。”魏琛说,他温和的制止了黄少天无止尽的抱怨,”现在抱怨这些没有意义,我把你叫出你房间也不是为了听你的埋怨一如树梢叽叽喳喳的学舌鸟。”


我言尽于此,觉得自己尽了一个父亲该尽的所有责任。我为我的女儿择觅良婿,并留予他自己大部分的财产,确保他的未来衣食无忧,生活完满无虑。


“现在该是你睡觉的时间了。”魏琛抱住了自己抚育至今的孩子,温柔的说,”明天你将是最美的新娘。”


“我身虽嫁给了叶修,心却是永远也离不开我的好父亲的。”他沉默一阵,艰难开口。

 


2.

 

婚礼当天乌云密布一如黄少天的心情。他几乎能预见他在至少未来六个月里都将被大家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与笑柄。


Omega男性的礼服设计自是完全不同于普通女性婚纱以及婚礼上AB男性之西装,它在身上舒适却穿脱复杂,当叶修前往婚礼会场看到时先是赞美了一番丽人,紧接着当着魏琛以及蓝雨成众多达官显贵的面摇了摇头。


“这种穷酸教堂也配做少天与我的婚誓之地?”


“这是离主城最近的教堂,也是我与文州母亲相识相交之地。虽然朴素却足够庄严。贤婿若是不满意,尽管换个地方便是。”


“我想西郊的圣约翰教堂足够宽阔大器,容纳的了你我所有的宾客以及等不及目睹新娘风采的众人。”


“你想去便去吧,带着神甫以及你的新娘。我则与大女儿留在城内将奔波至此的众人一并以城内的马车带去。”


“你别想著称心如意。”这时黄少天开口,提着尾地长裙的衣摆,”现在要我移动则我必须得穿这身礼服,冒着衣摆沾上满地泥泞的风险陪你移动到马车上一路颠簸,到了近郊下了马车还得再行一段蜿蜒小径。”


“亲爱的少天,毋说你,就是我也不愿意让妻子穿着礼服的美艳身姿被路上年轻小伙子看了去。”他面露诚恳微笑握起准新娘的手却被一把甩开,”你该去房间换下礼服,咱们一切从简。现在时间不过正午,你大可以到了目的地再重新梳妆打扮,但别让你现在的姿色叫人看去半分。”


“好啊,我还没嫁给你,你倒是先数落命令我来了。”他对叶修怒目而视,”你要是今天敢让我离开此地,就休想我会称你做丈夫。我会把礼服撕成一块块的破布绑起你的眼睛,然后将你踢到庄稼老汉的田地中当个可笑的稻草人!”


听闻黄少天的话周围的人都发出了一阵阵的讪笑,叶修却不恼怒,笑着高声说:”瞧啊!瞧啊!我的妻子羞怯娇俏啊!”他抓住了黄少天一把往他脸上挥的手,执到嘴边落下一个轻吻,与黄少天盛怒的目光对视,”行了,我知道你害羞,不愿意在这么多人面前承认你对我的缱绻爱意;我也知道你对我的盛怒终是表象,因你身心都已经准备好要服从你的丈夫、你的君王、你的太阳、你的神、你的天空、你的土地,以及你的Alpha,却担心痴愚莽夫们看不出我俩的心心相印。”


“你太不要脸了,叶修。”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


“好少天,乖少天,去吧。换下你的衣服,要我说的话其实连宾客也不必请了。既然我们都无意于炫耀自己的婚姻,那只需要在天主的见证下彼此互相许诺就可以。既不需要礼服,也不需要宾客,更不需要在晚宴上交际应酬。”


“贤婿,这却是不可行的。”一旁魏琛开口,”此番宴请了来自全荣耀境内的显赫商人与贵族,他们携带了自己的夫人与Omega贵女便是为了一睹新娘的身影呢。若是取消了晚宴,岂不是让众人还得车周劳顿回家去?”


“你想多了,丈人。我无意取消以让大家期待并准备如此之久的晚宴,只不过是不想让劳累了一天的妻子继续受人观赏叨扰。只公证,不宴客,并希望大家玩得尽兴。关于开销您也不必担心,我全额支付。”


“这也是少天的意思吗?”

“不是!”黄少天说。


“自然是他的意思,不过他却羞赧于表露自己那为大家著想的体贴心肠,此番倒是不愿意承认了。”叶修依旧用富有情意的声音说,”亲爱的,从前我以为你骄纵又蛮横无理,后来发现这些不过都是你用来掩饰自己纯真可爱的表象而已。如此的为善不欲人知,却是使我又重新爱上了你一次!”


“随便你说去吧,总之我不会脱去礼服灰溜溜的随你回家的。”


“走罢、走罢,不必逞强;脱去衣裳再穿上,到了教堂请天主见证我的新嫁娘一如我所想,如钻石般闪闪发亮。”


他最终还是被逼着回房间脱下了礼服,随着叶修以及来自于霸图的神甫张新杰一同走往远方荒凉的教堂。马车极尽颠簸,但他却整整一个上午没有吃东西,使得Omega既是想吐又吐不出什么东西。在教堂后的小房间重新穿戴首饰婚纱时,恍惚间协助他着装的仕女在裙摆撕破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引得他叫骂连连更令叶修大皱眉头。


当他们站上礼堂,张新杰刚开口准备念出誓词,叶修却抢先开口了:”我愿意,我愿意娶黄少天为妻。无论他温驯与否、病弱与否、凶悍与否、贫穷与否、礼服完好于否,”他一把拉起黄少天拿来遮掩礼服破洞的头纱,使得那道長長裂口暴露在众人视线之下。黄少天愤怒的转过身挥开他的手,刚要发难,叶修便继续往下说了,”一如一个Alpha珍爱他的Omega,至死不渝。”


“我不愿意。”黄少天冷哼。


“亲爱的,你不需要在天父面前害羞。我们都知道你离不开我一如我离不开你,我了解如今你也是满心欢喜的。”


“那么,”张新杰清了清喉咙,”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他一把揽过新婚的妻子,黄少天的惊呼还来不及出口就先被堵着了。好不容易挣开了之后他抓着叶修的脸悄声问道:”你到底在想什么?你将我玩弄于股掌之间,看我发窘看我丢脸,这让你得到了乐趣是不是? “


“不是,这从来都不是我的本意。”他同样悄声回答,拿下了合法妻子在自己脸上的手。他环视着众人的喝采,牵着Omega贵人往教堂外走去,”现在,请诸位回到蓝雨城内享用晚宴与舞会吧!我需顾及我妻子而不与大家同行了。且让我郑重地说声抱歉,并预祝大家尽兴愉快!”


走到门口之后他一把将黄少天拦腰抱起,不顾对方的推打怒叱,将Omega放上了自己的马车,而积压了一整天的乌云总算开始降下今年最大的一场豪雨。叶修是从另一扇门上的车,一上车就先拥抱住自己的新娘:”确定了我们彼此之间的关系之后,与你分别的每一秒都让我窒息般难受。”


“你是故意将满身的水气弄到我身上的吗?”他不理会他丈夫反问道,”恭喜你成功了,现在我身上湿透一如你。另外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你有必要向众人暗示我的发情期时间,那甚至是错的!明明就还有一个月!”


“噢是吗?原来你如此等不及与我行床第之事。”他笑着亲了亲黄少天敏的死紧的嘴巴,”等等吧,别如此急躁。今天我们都累了,我让人煮了清炖的牛肉与面食,一切都照你的口味来,美味极了,咱们填饱了肚子之后再行思量婚后事。”


“你的油嘴滑舌能让满富经验的击剑者在他的主场上滑倒。”他冷哼了一声,”希望你说的全是实话,夫君。”


“很快、很快。啊,我们到了,下来吧。一帆,感谢你今天辛劳的为我们驾车,别伤着那几匹骏马,带它们吃点上等的草料吧。”


黄少天此时才看到他们坐的马车:内里的装潢舒适纵然不假,但他可是方才颠簸了一路的人,对于两匹马早在心里有所计较。


“你管这两匹马叫坐骏马?”他狐疑的问,”叶修,你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叫我夫君,亲爱的。”他愉快地说,拍了拍老态龙钟的马儿,”它们虽老,但却最懂服从。尽管路程颠簸又缓慢,却无一不乖乖听着一帆的命令。对于这样的马儿,我不称之为骏马又该如何叫它们?”


“随便你吧,夫君。”他回答,终于放弃提着湿透之后颇有重量的衣摆,任凭它们跌落建起了水花泥泞,”我饿了,而我既不想了解也不打算追问你究竟为何不将马车停到你宅邸门口,非得让我们同走这一段路淋得满身湿才能回家。”


“好少天,若是你不想淋雨,我可以出借我的臂弯以及披风,让你的脖颈不致使于被沾湿。”

“不必了。”


他愤愤道,推开叶修的手臂一跛一跛的往宅邸走去。叶修不必迈开步伐就能追上饥饿困乏的黄少天,他体贴的牵起了对方的手,遣退了仆从后放慢了自己的速度与妻子同行。进入家门口时两个人无不凄惨:他们的头发湿了,衣服脏了,首饰黯淡无光,饿得虚弱无力以及冷得瑟瑟发抖。


“拿条毛巾给夫人擦擦。”叶修说道,一旁的家政女官立刻递上了预先用温水洗涤过的毛巾,供黄少天擦去脸颊以及手臂沾上的雨水,”从现在开始少天就是你们的女主人,你们应当服从她,不可拒绝她提出的所有要求。”


“是的,主人。”他们说,这时有人从内室走了出来,却是黄少天曾在叶修身边看过不少次的贴身男仆。安文逸朝着叶修以及黄少天鞠了躬之后才开口:”老爷,餐点以备齐,请和夫人前往享用晚膳。”


“夫君。”这时Omega拉住了丈夫,”我想前去换身衣服,你也最好该换一件。湿淋淋的谁都不好受。”


“我这不是怕你饿坏了吗?”叶修笑道,反手拽住了对方就往饭厅走,”食物若是冷了便难以入口,就是回头加热也会破坏原本的口感。现在我们都很冷,喝点汤便能暖和起来了,就先别换衣服了吧。”


“我说我要换衣服,那就是要换衣服。”他跺了跺脚,想挣开丈夫有力的手腕,”你若是不让我脱下这身笨重的礼服,就别想我乖乖待在这大房子内,我立刻就会回去蓝雨城。”


“亲爱的,你又在拿我寻开心。”

叶修不为所动,依旧拖着黄少天走到餐桌边,一把将他按在了椅子上,”吃饱喝足吧,否则世人该将怎么讽刺我俩?你已经嫁给我了,我却连让你吃饱都做不到?”


黄少天又饿又累,朝丈夫随意摆摆手。这时安文逸端了盘焗烤鲜笋上来,他正准备要享用,岂料整盘前菜却被叶修一把掀开,于地上四溅。


“这么冷的天!”叶修皱着眉头冷言,”我应当吩咐过不要使用芦笋做前菜。更何况整个盘子都是冰的焗烤算的上什么焗烤?”


“十分抱歉,老爷。”安文逸低头,”但是前菜只有这一盘,家里其他的蔬食与肉类都照您的吩咐熬成汤了。”


“清汤!你方才是说清汤吗?罢了,端上来吧。喝着热汤取暖充饥并无不好。”


他叹了口气之后摆摆手,让女官送上第二道餐点,但是当他看见了浓汤里头撒着的胡椒,又开始对着安文逸以及一旁的家政女官表达不满,”我说过,胡椒这种辛香料不能在牛肉清汤里用,这破坏了食材原本的香气也对肠胃不好。更何况,”他倾身嗅了嗅锅子,”牛肉煎过了是嘛?煎过的牛肉怎可放入汤中?你们谁能向我保证这汤熬得够久、久到煎过的牛肉都能软嫩入口?”


“你别生气了,他们大约也不是故意的。”黄少天皱着眉头直视叶修,”我瞧这汤不错,香气十足,倒能一试。”


“你不该试它,不该是你试。”叶修说,让女官将汤端下,”我宁愿你饿着肚子也不让你吃这种会损害健康的东西。现在我对他们端上的面食也不抱任何一点希望了。我们上楼去吧,你该梳洗,然后睡觉。”


他起身来拉黄少天,但对方不为所动。他刚想抽叶修一耳刮子,手却被对方牢牢握住了动弹不得。 “是了,我知道你做为Omega既灵巧而修长矫健。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向我重复这件事情只会令我害羞,但我相信你不需要一个比自己更为羞怯的夫婿。有什么我们房间談,嗯?”


“你现在不给我吃,晚点是不是不给我睡?”黄少天一个字一个字对着叶修吐出,”我现在就走,走回蓝雨,仅凭只有一双腿我也能办到,只要逃你逃得远远的。”


“唉,我知道你想家了。”叶修却是摸了摸黄少天的头,如同下午一般将他打横抱起,”你也别在众人面前开这种玩笑,他们不比我,全是老实人。这样子会害大家全都难为情呐。”


他走到了楼上主卧室才将妻子放下,黄少天刚想发难,一旁跟随的女官卻立即识趣的递上了让黄少天能换洗整理的崭新衣物。热水已经烧好了,女官低着头说,黄少天一口气憋不出来只好狠狠瞪了叶修一眼才进了浴室洗涤。他在浴室呆了许久,脸上表情变化莫测,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总算准备好出来面对叶修,而外头一如他所预料的只剩下了他的Alpha丈夫。


“我该跟你谈谈。”


“洗耳恭听。”叶修笑着点点头,但却在下一个瞬间将羽毛枕头撕碎扔到地上,”在这之前,我觉得这卧室的一切全部都不像样。炉火太暖足以把你闷出病,羽毛枕头则容易诱发你的花粉症。太不像样了,房间太大,会让你睡起来也没有足够的安全感。我们换一间吧,少天?”


“随便你,夫君。你要换一间也好,不换也罢;请人来整理供我们安歇也好,就这样睡着也无妨。但请你静静聆听我的问题。”黄少天问,”你是不是在轻侮我?你是不是在寻我开心?我不懂你到底想要什么,亲爱的夫君。魏老大曾向我说过你对他的誓言,但不管我愿意与否,他终归是让你教导我而不是让你羞辱我。”


“我是在羞辱你吗?”

气氛凝滞了许久才听见他轻声重复了一遍问句,”亲爱的,我当然是在羞辱你。我不在众人眼前欺侮轻薄于你是因为我深谙你做为Omega贵女所必须维持的名誉与和谐,但是关起门来后我需得还我自己一个公道。


你可知道我一向只尊重尊重我的人,并轻蔑贱视我的人。本来你我是夫妻,于情于理我们都应该互重互爱,但既然你更甘愿与我做仇敌而非伴侣,我也只好依照我对待敌人的方式来对待你。 “


“你这个不可理喻的疯子!”黄少天失声尖叫,”你忘记你承诺过魏琛什么了?你弃我如敝屣却振振有词!”


面对妻子的指控,叶修依旧平静:”我对魏琛的承诺是,我会教导他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妻子,他该是整个蓝雨城内人人钦羡向往的Omega。但承诺的前提是他得是我的妻子,我对我的妻子付出爱情、金钱与一半人生的精力,所要求的回报不过是他的珍视疼惜与同等的爱情。试问啊,Omega,你给予我这些了吗?”


他盯着怔忪无言的黄少天莞尔一笑,环顾了一下处处是顶级鹅毛与蚕絮的房间:”亲爱的,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让你睡在这种太过松软的床垫上,这会使你不得安眠而挺不直你的腰脊与脖颈。我们去楼下的客房吧,那里有稍硬的木板与羊毛毯。我们两个盖着那个也足够温暖了。”



TBC

评论(9)

热度(44)

  1. 雅歌光殞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etrayedages
    原来还是点文吗wwwww我太受宠若惊了😂😂😂想到老叶抱着把鲁特琴在黄少窗下用歌剧男高音唱小夜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