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y, smile not at my sullen brow;
Alas, I cannot smile again:
Yet Heaven avert that ever thou
Shouldst weep, and haply weep in vain.
And dost thou ask what secret woe
I bear, corroding joy and youth?
And wilt thou vainly seek to know
A pang, ev'n thou must fail to soothe?

What is that worst? Nay, do not ask--
In pity from the search forbear:
Smile on--nor venture to unmask
Man's heart, and view the Hell that's there.

《林檎之朽》(未完)

*原本是426燭鶴日想寫的東西,有機會再補完,不現在貼出來也有可能一輩子見不著陽光了。非常短,不打tag

原作:刀劍亂舞
人物:燭台切光忠/鶴丸國永/壓切長谷部
分級:NC17
簡介:沒有一天是特別的,光忠,足以銘記的東西都是不存在的。

*

這個空間沒有所謂「四季」,天氣陰晴冷熱端仰賴那一位的心情。鶴丸穿得清涼,早上過了一半天色漸漸昏暗像要下雪,便不得以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他的右腿昨天才長了回來,期間長谷部一臉隱忍的照看著他,但鶴丸國永老到看得懂隱藏在嚴肅後面的東西是什麼,於是笑得前扑後仰,活像個成功從精神病院跑出來的瘋子。

好玩嗎?壓切長谷部先問,隔了一會兒又問不痛嗎?

鶴丸國永嘲弄又憐...

【刀劍亂舞/鶯丸中心】落楓之里(上)


原作:刀劍亂舞
人物:鶯丸,與他生命中某段歲月的過客(大包平、鶴丸、平野藤四郎)
分級:G
簡介:尋找的目的不一定是尋找。
警告:現代AU

*

後來鶯丸接到了一張明信片,上面只寫了兩行字,一行是寄件人住址,一行是收件人的。他知道那是大包平,卻猜不透單單寄張紙給自己的用意。考慮了兩個禮拜之後他辭了工作賣了房子,隻身一人離開了多倫多。初冬的聖安妮峽谷楓葉落得差不多了,只餘零星殘紅。循著地址,他找到了隱蔽在林間水邊的一棟房子,過了許久才回想起自己來過此處。

看似是民宿,但地段非近郊也不是有名的風景區,是以從外頭看來整幢房子散落著沒什麼人煙的空蕩感,與鶯丸之前記憶中的別無二致。

第一次來自然是和朋友,...

四月存梗地

因為好歹跟產糧還是有點相關性,這邊也放一份。

讓我抽張副長啊!抽到了我寫土方組的文啊!


吉原paro的腦洞,只是很想看兼桑梳起立兵庫的樣子,跟真正吉原當然還是有差,混了很多島原的設定,不用太認真。


堀川國廣是警察,以前跟隨母親在遊廓裡面生活過。當年的振袖新造年輕貌美,在大名來訪時遇上了同行的將軍御前然後懷了孩子,但還沒等對方打完仗回來贖身就病死了。御前痛失所愛,卻還是把堀川從嬤嬤手上買回來,托外姓撫養長大。堀川本謀求到了公職,後將軍御前去世,承父開始在大名手下負責處理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
和泉守兼定則是當今羽見樓最有名的太夫,還是禿的時候侍奉著那位振袖新造,跟堀川相處過一陣子。後來憑藉...

《火與鳥》

原名雨田,雷片段。


原作:刀劍亂舞
角色:燭臺切光忠/鶴丸國永
分級:G
簡介:他想知道,但他不會開口去問。

*

燭台切光忠戴著手套,做什麼都不拿下,後果無非就是讓人想看看其下究竟藏著什麼。

比方說鶴丸國永。

鶴丸國永想過很多次,儘管向對方求證得不到解答,卻依舊樂此不疲。他在這個世界上的年歲已久,所做猜測大多不會與事實相距甚遠。可能是燒焦的痕跡,他們是刀,傷口不會癒合,卻也不會腐爛。焦黑而沒有新生的皮肉覆蓋——不會是枯骨,亦非疤痕。直接戴上了皮革手套,難道不會痛嗎?

可他轉念又想,不對,在床上的時候對方手掌握緊的力氣非常大,不該如此。鶴丸國永盯著桌上燭火,僅僅是伸出手在上方盤旋,都能感受到高溫帶來的刺痛...

【叶黄】人之所以为人(1.)

*一年前的硬盘文整理整理贴上,之前说过后面剧情了。

*為了ABO跟H弄出來的設定,通篇胡謅。

*梗來自於BBC劇<Survivors>,沒有殭屍。


黄少天湿的像一只滑不溜啾的鱼,他几乎捉不住对方。

「你知道吗,」他喘着气对叶修说,「我觉得人类之所以发明出抑制剂这种东西,就是为了制造出Omega行动无虞的错觉然后让抑制剂在关键的时刻失效。」

「我觉得你想多了,亲爱的。」

他狠狠抓住眼前之人汗涔涔的脸庞,并努力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急不可耐。叶修低低笑了两声,在黄少天的抗议未能成形之前就将其扼杀在唇齿之间。

所以他们到底怎么沦落到这副狼狈模样的?

Omega尚觉意识...

《涸流》


17你要相信我是愛你的....


原作:刀劍亂舞
角色:一期一振/鶴丸國永
分級:G
簡介:「金魚的記憶據說只有七秒。」鶴丸國永暗示他了無數次。

1.

「大概是故意的。」
良久之後鶴丸國永歪曲成了一個嘲弄的弧度。火光把白衣染紅了,他就這樣站在了一期一振的正對面,像把燃燒的火炬。一期一振的神色平靜,鶴丸國永卻仍然能夠從對方的瞳孔中讀出他是恨不得絞死所有人再行自戕。「你以為自己能瞞多久呢。」
「我沒想過要瞞。」

2.

一條魚再怎麼愚蠢都不可能溺死。
遠征臨行之際,鶴丸國永看著正整頓隊伍的對方。一期一振分不清此刻同僚口中吐出的是羞辱還是忠告。
「無妨。」鶴丸國永嗤笑一聲,「你就是直接忘了這句話也無所謂。」他說旗開得勝,一...

《逃向遠方》


片段again,依旧冷CP

原作:刀剑乱舞
角色:压切长谷部/和泉守兼定
分级:NC-17
简介:压切长谷部活得足够久,也足够机智没有向对方问出像是「堀川国广呢?」之类的蠢问题。

*

过了很久他才意识到雨水会溅湿室内,将纸门拉了起来。原本的闷热被冲淡了不少,甚至开始有些莫名的凉意。和泉守兼定还跪坐在茶几前面,此刻百般聊赖把玩赏视着精致的陶瓷工艺。

「你喜欢这些?」压切长谷部挑了挑眉,有些讶异。

他顿了一下,看了看对方之后摇头,又把茶杯放回桌上去。压切长谷部被那视线盯得有些发毛,沏茶的动作却是有条不紊。

灰暗的光线稀薄的从纸张透了进来,被阻挡了一大半之后落在了和泉守兼定身上。长谷部的影子被...

《裂痕》

就是個冷CP割下來的不成文片段,沒後續

原作:刀劍亂舞
角色:燭臺切光忠/鶴丸國永
分級:G
簡介:燭臺切光忠知道對方每天都瞪著鏡子,直到日上三竿才假裝自己起晚了。

*

「我們為什麼需要睡眠?」某天他問燭臺切光忠,他懶散的用手指敲著木頭桌子,留下的噪音餘韻令人十分熟悉。

「是,你不用。」燭臺切光忠平靜得近乎冷淡,他在保養自己的刀,血汙與灰塵被拭淨了,在過去與未來都從未存在。他從刀面看見了鶴丸國永的眼睛,只熟悉其中一隻。「但我想那大概是因為你現在除了游手好閒之外什麼事也不做的關係。」

「真是過份。」他嗤聲笑了出來,「你從前可不會這樣對我說話。」

「那是因為你從前不會問我這種問題。」他聽見鶴...

《Everytime You Kissed Me》

#冰上的尤里##维勇# 同人本

大陆地区预售
3/20晚间八点截止
淘宝键接:請點我

 

总共收录《Everytime You Kissed Me》、《当我们谈论布林饼时我们谈论什么》、《As if we could fly to the moon》三篇

除最后一篇,所有试阅均可走LFT

作者:光殒

封面:MU

校对:莫比乌斯、朝悠

排版:朝悠

Guest:雅歌

大陆代理:鯨魚組

价格:35 RMB

规格:A5简体左翻横排,约100p,双封

-------------------------

湾家二刷将于台北的YOI only场贩,携带于CWT44贩售之一刷本可免费索取新版封面与透明PVC卡片各乙张。

就一直覺得好樣什麼事沒做,原來是LFT忘記貼了OTL

【Fate/Grand Order<周迦>】愚者讴歌(完)

*從去年六月到現在,差點拖過一年。原本是弟弟祈願文,後來成了還願文。如所見,幾乎一篇肉⋯⋯沫。

*各更太短乾脆整合到一起方便閱讀

*阿周那有經歷過第五特異點,迦爾納沒有。

*回頭翻了兩個從者的myroom語音,否則根本苦手

*

普利塔之子,財富勝者;克敵制勝,戰勝睡魔;大臂者,阿周那,人中俊杰,左右開弓,持有神弓甘狄瓦;力大無窮,名滿天下。偉大英雄,阿周那;偉大武士,阿周那。

戰事終了之時,他望向御者的雙眼被虔誠與乞求所填滿,而黑髮的青年搖搖頭回望著他,口中吐出的話語被他視為箴言,於心中默念數遍且反覆思索。

不,現在我不可能將你二人同時召喚於現世。御者的拒絕平淡而直接,眼神透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