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y, smile not at my sullen brow;
Alas, I cannot smile again:
Yet Heaven avert that ever thou
Shouldst weep, and haply weep in vain.
And dost thou ask what secret woe
I bear, corroding joy and youth?
And wilt thou vainly seek to know
A pang, ev'n thou must fail to soothe?

What is that worst? Nay, do not ask--
In pity from the search forbear:
Smile on--nor venture to unmask
Man's heart, and view the Hell that's there.

【叶黄】人之所以为人(1.)

*一年前的硬盘文整理整理贴上,之前说过后面剧情了。

*為了ABO跟H弄出來的設定,通篇胡謅。

*梗來自於BBC劇<Survivors>,沒有殭屍。


黄少天湿的像一只滑不溜啾的鱼,他几乎捉不住对方。

「你知道吗,」他喘着气对叶修说,「我觉得人类之所以发明出抑制剂这种东西,就是为了制造出Omega行动无虞的错觉然后让抑制剂在关键的时刻失效。」

「我觉得你想多了,亲爱的。」

他狠狠抓住眼前之人汗涔涔的脸庞,并努力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急不可耐。叶修低低笑了两声,在黄少天的抗议未能成形之前就将其扼杀在唇齿之间。

所以他们到底怎么沦落到这副狼狈模样的?

Omega尚觉意识...

【叶黄】吻我吧,少天(上)

*这标题可真够简单粗暴的,来自于莎翁驯悍记里头的那一句Kiss me, Kate!

*短篇ABO,几个月以前嚷嚷着要写彼特鲁叶以及凯特黄,先写了八千字让我过把干瘾先。很抱歉但我真的写不完,下篇我盡量快交出來OTL

* 很久以前開放点文時雅歌姑娘点的ABO,一塊兒写了,成品不美味,嫌棄當然也是可以的www

*少天大大生日快乐! 


1.


听到自己得跟着叶修回家时,来自蓝雨的贵族二小姐黄少天可不怎么乐意。且不说他们的关系从相见开始就是一团糟,就是之后随着养父与这位大商贾的生意而熟悉,也让他对于对方糟糕的生活品味不敢恭维。但

【叶黄】绿袖子 (5.)

*越看越觉得不甚通順,索性將三月份以後的更新全拿去修改了添点東西做劇情銜接。

*这更快六千字,拜託原谅我到处摸魚OTL

连结:1. 2. 3. 4.

*

分手,黄少天细细咀嚼这两个字,当年先告白的是他,几年后先提分手的同样是他。平心而论这念头并非凭空而起。交往之后的冲突不多也不少,恰恰能磨平两个人相处之间的锐角,以及半年被避而不见之后所剩不多的容忍心。本来也不是多大肚量的人,将心比心之类的话也不会有人多提。他体谅着叶修,那谁又来体谅黄少天呢?更何况他精明了这么久,也装了这么久糊涂。

太累了。

他接到叶修电话时人还在B市闲晃,但倒是没想到叶修会在苏沐橙家...

【叶黄】绿袖子 (4.)

*越看越觉得不甚通順,索性將三月份以後的更新全拿去修改了添点東西做劇情銜接了。

连结:1. 2. 3.

*

事情会发展成这副德性其实不怎么让人意外,又或许该说,打从一开始叶修被绑回B市老家单方面切断联系时,他就知道他和黄少天恐怕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循着原路走到尽头,像个天平倾斜失衡的两端。

说不愧疚是自欺欺人,但他同时也承认对于黄少天决然的切断了他们所有的关系,他是感到愤怒的。实际上他终究没有黄少天以为的那么坚强又铁石心肠没心没肺,一边是自己家人,一边是对方,在无法做出取舍的状况下他终究只能勉强自己去寻找妥协之道。

细细寻思他只能大抵猜到部分黄少天和自己提这分手的...

【叶黄】绿袖子 (3.)

連結:1. 2.

*原著向长篇,HE,退役后设定。修改了自己覺得不合邏輯的地方。


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尽管不合时宜,叶修的脑中还是莫名跳出这一句话,盘旋不去。简直像是魔怔一样,想忽略都没办法。

黄少天扔了这样一个重磅炸弹之后没再继续表示些什么,恰巧有服务员走近,发现两人气氛不对正要绕道离开时,却被黄少天开口叫住。

语气自若的点了餐点,黄少天接着转向叶修,像个没事人一般问道你要点什么。叶修耸耸肩不可置否的说了声随便,看到了服务生可怜兮兮的脸色才改口道那就帮忙介绍一下推荐的菜色吧。

浑浑噩噩的点了餐,黄少天说了什么那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话题...

【叶黄】绿袖子 (2.)

連結:1.

*原著向长篇,HE,退役后设定。


*元宵節報社。


*


这声久违的”少天”让黄少天罕见的沉默了下来。

不是退役之后就断开了联络,但聚少离多以及不知从何而起的疏离感终是导致他们之间渐行渐远,尽管他再怎么的不愿意承认。

他想起某一次G市停电。那一个晚上他和叶修待在黄少天另外买下的屋里,窝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打着荣耀时难免又被叶修一张欠嘴嘲笑了一番,毕竟不似叶修依旧浸淫于荣耀网游之中,退役时为了纪念而从蓝雨本部带出的小号流木至今依旧尚未满级,和君莫笑开了修正场PK时虽并未输至惨不忍睹,但毕竟帐面数字还是不怎么好看。

而那时叶修做了什么,他似乎趁着自己仍吵...

【叶黄】无战之影 - Episode01

前面一章Prologue走此


欧幻PARO再加上ABO设定,详细设定请走这:子博


*


“黄少,这不对啊。”卢瀚文蹦上了酒馆的桌子指着黄少天的鼻头:”既然你说你已经被审判者发现了,那你为什么还偷的到微草的那一块天金勋章?”

“放下你指着我鼻子的手,否则我会将审判者的铁钉一根一根的插进你十个指甲缝里。”黄少天没好气地喝尽了最后一口小麦酒,然后向酒馆的老板晃了晃玻璃杯,问道:”还有吗?不掺水的。”

“你刚才喝的是最后一杯了。”老板苦笑着耸了耸肩:”小本生意,最近能够酿酒的麦子越来越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好。”

金发的青年点了点头,说最近的落灰是不少,辛苦你了...

【叶黄】绿袖子 (1.)

*总之是原著向长篇,退役后设定


1.

刚退役的时后他无所事事,反正也不急,恰巧投资在B市的两栋期房也交屋了,搭了一趟飞机飞至帝都看了看房时,黄少天暗自琢磨着自己该不该将这两间房装修一下租出去收租金,毕竟还是太远,住不着。

但紧接着他便大病了一场,所有的考虑通通往后延了不少。

回去G市之后刚好新的赛季开始,他抽着空回去蓝雨看了看夜雨声烦的接班人,从俱乐部出来时恰巧下了一场大雨,将遍地夏末的暑气全都下没了,竟显得有些凉意。黄少天没带伞,顶着大雨直接跑回家,与老家的太后通电话时还被碎念到这么大一个人了怎么还是不懂得照顾自己。

隔天一觉睡到了中午才觉得自己的头...

【叶黄】深水帶(完)

連结:1.  2.  3.  4.  5.  6. 7. 7.5 間章 8. 9. 10. 11.

我都上图了,为什么还是被吞(累感不爱)

总之走汤这边:http://lactiflorafallenlight.tumblr.com/post/104133264690

後記也附在tumblr上。

一樣,厚著臉皮求感想


【叶黄】<这么说吧>REPO

迟了整整半年的REPO。可以尽情鞭笞我。

 

*

 

因为想要写的REPO真的很多,思考了很久,才决定先动笔这篇的。这个决定对我来说有些纠结,不知是出自于何种心态,大概是怕自己语死早写不好吧。这篇文对我而言意义非凡,总希望自己在任何一方面都能做到最好。以后我大概没办法再写出这么长的repo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我的repo一向都很长就是了。

一开始萌全职大约是二月的事,说起来这篇会成为我叶黄的安利文也是我自己当初没想到的。总之呢,不管如何,在某一个春寒料峭的三月春雨中一口气将其看完之时,当时深深震慑了我的磅礡情感至今我仍能在重新阅读之时从字里行间之中找到。我个人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