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y, smile not at my sullen brow;
Alas, I cannot smile again:
Yet Heaven avert that ever thou
Shouldst weep, and haply weep in vain.
And dost thou ask what secret woe
I bear, corroding joy and youth?
And wilt thou vainly seek to know
A pang, ev'n thou must fail to soothe?

What is that worst? Nay, do not ask--
In pity from the search forbear:
Smile on--nor venture to unmask
Man's heart, and view the Hell that's there.

【維勇】Everytime you kissed me 04.

連結:01 

*原著向第一人稱,這是個純愛故事信我。


*


“于是我重新审视自身,强迫自己了解维克多口中「爱」的真谛,接着赢得了大奖赛冠军。我必须说这个冠军得来不易,也知道可能很多人会觉得单单只是因为维克多不在冰场而又就职我的教练,导致我成为,嗯,ISU心中的新宠儿?这个嘛,我当然知道各大社交媒体中同时会有支持我以及反对我的声音,二十三岁之前第一次闯进GPF的时候那些声音深深地影响着我,但我一直是知道我自己能力的,当我开始像维克多相信着我一样肯定我自己,那些声音也就不足为惧了。他在GPF我上场之前说他从不相信我会输,而我将这句话牢牢记住。

我心底某部分大约知道他始终要走...

【維勇】Everytime you kissed me 03.

方才估狗坑我所以我排版跑了,語意混亂不通,這邊重貼一次不好意思OTL

連結:01 02

*


"那一年我的长曲跟短曲所有的舞步以及动作全是他本人,或者是他要求我自己编排的。老实说技巧本身或者是情感的投入并不是一个太大的挑战,困难点在于实际练习或者演出时我该如何忘记那是谁所设计出的动作或者舞步,因为这会严重影响到我对于自己本就不明确的内心定位,而不可否认的我的动作准确程度严重地被自己的心情所影响。

我对维克多说过我并不想让任何人看见自己内心的动摇,但实际上这种下意识的心理防备非一朝一夕所成,就是卸下也不会只是一蹴及成的事。我们花了三个月打造修润我所有的动作编排,...

【維勇】Everytime you kissed me 02.

連結:01


HE


*


“所以,你们真要我从23岁那时讲?也不是不行,毕竟刚才都说了那是令我的生命彻底蜕变的一段——矫情一点来说——不平凡的岁月。可是我后来想想那段记忆真的是紧凑又快速,这不是好事,至少如果我什么都讲不出来的话你们不就没有东西能写了嘛。

我刚才说到我抗压性很低这件事情,硬要具体列出一点我个性中的确有所改变的地方也唯有这点了。那段影片现在应该还在Youtube上没被删掉,当然我其实不太清楚他是怎么具体打听到我老家的住址……但这并不重要,反正他看到影片的隔天就出现在我父母所营业的温泉旅馆了。现在想想真是令人不敢置信,朝思暮想的人全裸着出现在了乌托邦盛生,带着他的贵...

【維勇】Everytime you kissed me 01.

HE



“从哪边说起好呢,故事可以切入的点太多太多。养育我的家,童年的芭蕾舞教室,滑冰场每一次的摔倒,以及维克多。

当然不可能是最后者的,从他身上开始的话光是开头的收尾便无从下手了,那该是个多漫长的故事——那该是,多漫长的,我的人生。 

一开始是这样的,温泉旅馆的经营者夫妇在初冬迎来了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小男孩的名字叫做胜生勇利,他善良怯弱、阴沉爱哭,从小在一个健全和乐的家庭成长,丝毫没有承受挫折的抗压力。 

我得负责任地说,很不幸的目前google以及维基上任何有关我的资料全都美化过了,我自己读了也觉得好笑。我四岁开始学芭蕾,指导老师是母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