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y, smile not at my sullen brow;
Alas, I cannot smile again:
Yet Heaven avert that ever thou
Shouldst weep, and haply weep in vain.
And dost thou ask what secret woe
I bear, corroding joy and youth?
And wilt thou vainly seek to know
A pang, ev'n thou must fail to soothe?

What is that worst? Nay, do not ask--
In pity from the search forbear:
Smile on--nor venture to unmask
Man's heart, and view the Hell that's there.

【叶黄】人之所以为人(1.)

*一年前的硬盘文整理整理贴上,之前说过后面剧情了。

*為了ABO跟H弄出來的設定,通篇胡謅。

*梗來自於BBC劇<Survivors>,沒有殭屍。



黄少天湿的像一只滑不溜啾的鱼,他几乎捉不住对方。

「你知道吗,」他喘着气对叶修说,「我觉得人类之所以发明出抑制剂这种东西,就是为了制造出Omega行动无虞的错觉然后让抑制剂在关键的时刻失效。」

「我觉得你想多了,亲爱的。」

他狠狠抓住眼前之人汗涔涔的脸庞,并努力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急不可耐。叶修低低笑了两声,在黄少天的抗议未能成形之前就将其扼杀在唇齿之间。

所以他们到底怎么沦落到这副狼狈模样的?

Omega尚觉意识蒙胧,情欲带来的燥热以及混沌让其无法思考并将想法付诸文字。他应付着叶修一遍又一遍的亲吻,体内某个部分却抽离出来漠然的观察着他们周遭所发生的一切。蓝雨科研所培育的新型病毒获奖不到两个星期,喻文州尚在思考该如何拿着经费进行下一步的研究计画,奈何无用的警备让被盗走的病毒在一个星期之内扩散了全城,最终只剩下拥有抗体的他以及作为DNA样品提供者的Alpha。

荒城,无边的孤寂,一点也不同于美式电影中丧尸世界的突然展开。他发疯似的跑遍了整个大曼彻斯特郡,最后却弯弯绕绕只在自己工作的研究室中找到了同样茫然失措却要比他冷静得多的叶修,天知道黄少天有多庆幸自己前两天刚把跑车加满了油。

他几乎是维持着崩溃痛哭的样子被叶修架上了车,不是他自己那台炫富蓝宝坚尼,而是实验室配给用来运送实验品的越野式箱型车。 Alpha没问实验所的负责人为什么哭,他沉默着吸了两口烟,然后问道:「你还能开车吗?」

黄少天摇摇头,然后清了清喉咙勉强开口:「我们往北边走,越不容易有人的地方越好。」

最后他们搜刮了沿路上所有Tesco的饮水食物以及Omega抑制剂,连同车上的小型发电机堆在后车厢的某个角落。

「至少往好处想,不怕手机没电了。」叶修半是开玩笑的轻松说道,将车子驶上了高速公路,「我昨天才新下载了好几个PSP游戏。」

「……就算有电你手机也打不出去。」黄少天沉默许久才哑声回应,「卫星系统应该瘫痪了,你议会同事我猜也活不到几个人。」

是嘛,叶修顿了一下才回答。

车子在有着零星停顿车辆的高速公路弯弯绕绕,叶修的手机开了扩音拨放音乐,被主人丢在了车厢后座。他们行驶了一段不短的时间,懒洋洋的被实验者始终注视着前方道路。

「你们的锅?」

「你什么意思?」黄少天反问。

他的眼神瞬间从窗外转回同行者,语气尖锐,叶修却不为所动。

「你们研究的病毒,拿我的DNA研究的病毒。」他皮笑肉不笑的咧了咧嘴角,下一个动作却是将枪口瞄准了黄少天的太阳穴,「作为幸存者我想我有权利知情。」


*


病毒潜伏期很短致死率却又比当年西班牙流感要高得多。研究员曾经推估,现阶段病毒如果扩散开来全世界将会剩不到百分之一的人口存活——六千万,也不过就全英国的人口数量。

他们的研究计画事出偶然。

人类一开始只有男女之性别无分化之说,古书历史与宗教再再告诉他们这点,而当前学术界蔚为流行的假说便是由病毒学主导所推衍出的一切结论。病毒改变了宿主本身细胞的DNA,而本该随着演化逐渐被淘汰的宿主却借瓶颈效应后的遗传飘变存活繁衍。六年前出土的病毒化石确立了假说的可能性,但决定性的关键证据却迟迟没有出现。研究的瓶颈出现在人类的MHC而非病毒上,最后他们追踪了每份记录的抗原变异,并逐一与合作医院的检体样本配对,而众多采样最后成功的独独Alpha国会议员那一份MHC sample 。

人工配对出的envelope,以及HIV碱基的逆转录。实验无疑是水到渠成的,他们成功使得Omega白鼠的第三性征退化,而最大功臣是在学术界已小有名气的黄少天。

「然后呢?这场瘟疫跟你们的研究有什么关系?」

这时叶修已经放下了枪,他随意的弹了弹烟灰,车子依旧往因弗内司奔去。黄少天略为犹豫了一阵子才回答:「Omega白鼠在第三性征的退化二小时后死亡,我原先没有很在意,但过了两天之后接近所有受试过的白鼠都死了,活下来的五只Alpha完全没有第三性征退化的现象。而人体测试者——」

「你们居然还找来了人体测试者?」叶修冷声打断。

「你他妈不知道?」黄少天听起来反倒比叶修还惊讶,「议会送审时批过的文件我以为你们该过目过才对。受试者全都是自愿的死刑犯,我当初提交申请的时候也没想过你们会同意的。」

「我没听说过这件事。」

叶修皱起眉头,思考的时候黄少天没敢打断,过了一阵子他才示意黄少天继续说下去。

「飞沫传染的致死率比我们想的还高,最后九十二个受试者只有一个Alpha活了下来。我抽取了他的血液观察到NK细胞对感染细胞的病毒配体一点反应都没有,但问题是……」

「拜托你说重点。」

「发现病毒很危险之后我原本跟队长想彻底关闭研究计画跟销毁病毒,但议会却来了公文说要等流程跑完才可以执行销毁动作。」他耸耸肩,语调平静呆板。

「然后病毒就被偷了?」

「然后病毒就被偷了。」

这是第一件也是唯一一件玄乎怪事,后面就此一发不可收拾。


评论(9)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