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y, smile not at my sullen brow;
Alas, I cannot smile again:
Yet Heaven avert that ever thou
Shouldst weep, and haply weep in vain.
And dost thou ask what secret woe
I bear, corroding joy and youth?
And wilt thou vainly seek to know
A pang, ev'n thou must fail to soothe?

What is that worst? Nay, do not ask--
In pity from the search forbear:
Smile on--nor venture to unmask
Man's heart, and view the Hell that's there.

《裂痕》

就是個冷CP割下來的不成文片段,沒後續

原作:刀劍亂舞
角色:燭臺切光忠/鶴丸國永
分級:G
簡介:燭臺切光忠知道對方每天都瞪著鏡子,直到日上三竿才假裝自己起晚了。

*

「我們為什麼需要睡眠?」某天他問燭臺切光忠,他懶散的用手指敲著木頭桌子,留下的噪音餘韻令人十分熟悉。

「是,你不用。」燭臺切光忠平靜得近乎冷淡,他在保養自己的刀,血汙與灰塵被拭淨了,在過去與未來都從未存在。他從刀面看見了鶴丸國永的眼睛,只熟悉其中一隻。「但我想那大概是因為你現在除了游手好閒之外什麼事也不做的關係。」

「真是過份。」他嗤聲笑了出來,「你從前可不會這樣對我說話。」

「那是因為你從前不會問我這種問題。」他聽見鶴丸國永為此停頓了半晌遂又哈哈大笑,接著將佩刀收回鞘中。

然後他們之間的沉默維持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鶴丸國永平板的說:「這聽起來實在有點蠢,你知道——」他又停頓了,像是在想著怎麼開口,燭臺切光忠知道他要說什麼,但選擇不開口。「睡覺不蓋被子會受寒,洗澡沒熱水了也會受寒——你覺得我們會因為洗澡而生鏽嗎?」

「我覺得你想太多了。」他輕聲回應,雙手交疊起來撐著下巴的時候鶴丸國永自動(也自以為)理解了他的暗示。

鶴丸國永驀地站起身來,語氣幾乎能稱上死寂。

「收起你假惺惺的同情,光忠。」他冷哼了一聲,接著語調丕變,像是詠嘆。「螢火之上,深海之下,綻放唯有——」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