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y, smile not at my sullen brow;
Alas, I cannot smile again:
Yet Heaven avert that ever thou
Shouldst weep, and haply weep in vain.
And dost thou ask what secret woe
I bear, corroding joy and youth?
And wilt thou vainly seek to know
A pang, ev'n thou must fail to soothe?

What is that worst? Nay, do not ask--
In pity from the search forbear:
Smile on--nor venture to unmask
Man's heart, and view the Hell that's there.

жаворонок(片段)

*想了想,這篇會收錄進新本,就不全文公開打tag了。

*《жаворонок》收錄Loreley、жаворонок、Elegy for your daydream共約兩萬字,因為大概會是小料所以印量不會多。

*原本差點拿來當大三角寫了,但現在是貨真價實的維勇only沒錯



*

有時維克多聽得見牆壁裡頭傳來的鋼琴聲,他會請求尤里去四處看看。尤里並不太確定是真有其事,還是單純他的臆病又犯了。

另一種可能是他們兩個人都出現問題,但這推測又很快為之摒棄。尤里不花太多力氣就能說服自己,那是風鈴中玻璃碰撞的聲響,偶爾混雜著他心血來潮打開的音樂盒。

他在太小的時候就來到了公館,記憶模糊曖昧:偶爾尤里覺得當時整座宅邸是明亮有所朝氣的,偶爾又死寂像座墓碑,曾經在大廳中笑語盈盈的賓客避之唯恐不及。兩種畫面截然不同,混雜成了一幅怪異的拼接畫,牢牢鑲嵌在他的腦海中。他不太確定公館是什麼時候變成這副樣子的,也許一開始就如他眼前所見了也說不定。

牆壁陳舊斑駁,吸附了潮濕的水氣,腐朽的細小石塊隨著他的觸摸剝落。回到自己房間之後他縮起肩膀摩挲自己的手臂,接著往壁爐裡多添了些柴火。茶几上偷來的伏特加不見了,他無意追究是誰拿了去。

尤里躺在床上,瞪著窗外稀薄的白晝。他們住的地方太偏北,夏晝時終日斜射、冬季的夜晚又太過漫長,太陽始終於低空盤桓。

他一度以為他會在這個陰冷的房間中腐朽,連同維克多。

迷迷糊糊間尤里覺得自己仿佛睡著了,但他又突然聽見了十呎之外的房間傳來了一聲尖銳的驚叫,不得不強迫自己清醒往外頭跑去。牆壁之間的呢喃細語瞬間湧進他的耳朵——殺了我!你殺了我!——我愛你一如往昔——復又回歸平靜。他在維克多沒有完全關上的門前停下了腳步,能夠隱約瞥見對方站在窗前的背影。原本不屬於這棟公館的東方男人站在他面前,尤里覺得對方應該要扶著牆而不是勉強自己站直。

「尤拉。」勝生勇利輕聲開口,「你能幫幫我嗎?」

是了,他怎麼會忘記呢。

  
*
  

東方人在這座公館尚未完全對外封閉時來到這邊。他身懷琴藝,雙手有著粗糙的指繭與旅途風霜的銘刻。維克多與對方在房間交談時邀請過尤里一同參與,被他毫不留情的拒絕了。

「他是從荷蘭來的嗎?我第一次見到被邀請進來的東方人。」

「不,他一定待過英國,時間為數不短⋯⋯瞧瞧他的口音,可怕的英日混雜。」

「繼續說,小姐們。妳們只需將一半談論是非與嫉妒的精力用來練習,便不會疑問他說不好俄文卻能以女主人自居的原因了。」

尤里站在賓客身後冷冷開口,再一次利用了自己的地位與年少,她們會討厭他,卻會原諒他——對於不留情面的實話他一向毫無顧忌。維克多不喜歡,但他知道勇利對他的無奈與放任,並樂於享受無關之人的按捺下不悅勉強奉承的嘴臉。

當他想要繼續說下去時勇利在門口喚他:「尤拉,你別鬧了,過來吧。」

像是某種纏上了四肢的黏膩,尤里看見維克多站得遠遠的跟對方說話,是、沒事,我把尤里叫過來了你們去忙,不,我已經習慣了。東方人輕聲應答,復又朝他招了招手。

於是他睜開了眼睛,將所有的回憶以眼前光景掩蓋。多年的時光沒有在除他以外的其他人留下太多的痕跡,但他又的確在自己鞋子的尺碼變化之中找到一些證據。

他扶著勇利在椅子上做了下來,對方呼吸急促,顫抖得像是癲癇發作的病人。尤里聞見他身上混雜著可怕的濃郁酒氣。

「你喝這麼多,維克多不管管你?」他挑了挑眉問道。


Tbc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