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y, smile not at my sullen brow;
Alas, I cannot smile again:
Yet Heaven avert that ever thou
Shouldst weep, and haply weep in vain.
And dost thou ask what secret woe
I bear, corroding joy and youth?
And wilt thou vainly seek to know
A pang, ev'n thou must fail to soothe?

What is that worst? Nay, do not ask--
In pity from the search forbear:
Smile on--nor venture to unmask
Man's heart, and view the Hell that's there.

【維勇】當我們談論布林餅的時候我們談論什麼(完)

*一直忘記这边沒貼


在圣彼得堡过的第三个新年假期时他就学乖了。新年前一天胜生勇利没有去理会还在冰场里逗弄小孩子的维克多•尼基弗罗夫,直接拿着车钥匙从超市里搬了足够他们吃上两个星期的粮食回家。之后他客气的挽留(被迫)帮忙搬了东西的尤里奥一同共进晚餐,换来了白眼与一句小声却清楚明确的谢谢。

寄人篱下该有寄人篱下的自觉,为此他从住进俄罗斯男人的屋子里开始就自动自发学了些简单的俄国菜。罗宋汤跟酸奶牛肉算是比较拿得出手的菜色,大部分时候都是配着另外买的通心粉或面包吃下去,偶尔为了都不算年轻的两个人着想还会减少点美乃滋与马铃薯的量做些鱼罐头沙拉充当晚餐。至于这天原本打算拿来招待尤里奥的皮罗什基在早上就被某个已经退休的俄罗斯人吃完,到了晚餐时间再重做请客也未免太过奇怪。

他弄了点布林饼又从冰箱里挖出了一罐还没开封的caviar,尤里奥刚要张嘴取笑日本人挺懂得享受,门外传来的钥匙声音就让他讪讪然闭上了嘴巴。

「呦,这不是尤里奥嘛。」俄罗斯前男单王者人未至声先至,「你莫不是被勇利高超的厨艺吸引了才赖在我家没走妄图打扰我们两个的独处时光?」

「你少恶心了,维克多。」青年没好气冷哼一声,「我帮你们两个的忙,留下来吃顿饭,天经地义。」

「我怎么没听说这事?亲爱的尤拉你帮我什么忙啦?」

「你这个不知羞耻的浑……」

「都别吵了两位。」正切着牛肉的胜生勇利拿着刀迅速往砧板一剁,冰冻的牛肉瞬间被刨下了一片完美的薄片。


实际上这顿新年前夜的晚餐还是勘算平和温馨,唯有尤里奥正往自己的布林饼抹鱼子酱时一个不小心让整块饼皮掉到了地上——鱼子酱那面朝下。

“Первый блин ——комом.”

沉默了一会儿维克多率先开口,正在拿着卫生纸清理并心疼着昂贵食材的尤里奥瞬间翻了个白眼:「拜托,这句话根本不是这样用。这布林饼好吃得要命,重点是根本不是我做的。」

「这句俄文什么意思?」勇利耸耸肩接着对于俄文俚语表达了好奇。

「我没在形容布林饼啊,我形容的是可怜沾地的贝鲁佳鱼子酱,小尤里奥。」维克多慢条斯理笑了笑,旋即朝目前的同居者解释:「第一次煎布林饼通常出来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后来衍伸成了通常做什么事情第一次都会失败的意思。」

「不,我说,别把我当成什么乡巴佬好嘛。」尤里奥横眉竖目瞪着目前已经引退整天闲赋于冰场的同门师兄,「贝鲁佳我还是吃过的——够了,别再哼你那首蠢到家的鲟鱼奏鸣曲了。你要是觉得可惜大不了我拿奖金赔你一罐便是。」

「啊,尤里奥,真的没关系的。」胜生勇利硬是压下唇边不断出现的上扬弧度,打起了圆场,「你要是想吃下次来我再直接帮你弄一次便是,鱼子酱大概是目前维克多最不缺的东西……」

你完全没有带给人任何安慰。一瞬间想如此抱怨的尤里奥话到嘴边又转变成了另一句怒吼:「所以我叫你别再唱那首没完没了的鲟鱼奏鸣曲了,维克多你是听不懂人话嘛!」

你们这两个人真的是够了!尽管吃饱却依旧愤怒的尤里奥并不想委屈自己多待在这栋房子内任何一秒,他狠狠摔了上门,接着却又在下一个瞬间把门打开往维克多房子探了探头说了句新年快乐之后再次将门甩上。

「这……我去开车送他回家吧。」

苦笑了一下,日本青年如此提议,得到车主一个无所谓的答覆之后旋即向尤里奥喊了声等等我开车送你吧便追出门外。


等到胜生勇利再次回来的时候餐桌桌面已经被收拾干净,他有些惊讶的看着闪闪发亮的流理台,又看向摊坐在沙发上随意切换着电视台的维克多,语气跟表情同样的不可置信。

「你收拾的?收拾得这么好?」

「也有可能是我拜托严冬老人帮我收拾的。」他看着日本青年随着室内的暖气脱掉了厚重大衣,笑着说道,「看在我这么努力的份上,勇利要不要给我点礼物呢?」

「你想要什么?」再三确认了餐厅与厨房的整洁不包含一丝一毫的假象后勇利同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一偏头可以刚好靠到俄罗斯人的肩膀与沙发的椅背上,调整到了一个自己坐着舒服的姿势后他反问对方,「Eros的炸猪排盖饭?小镇的第一美女?还是胜生勇利本人?」

「这什么傻问题,你不都亲自向我证明过了这三个全是你嘛。」

「是啊,这三个人里面可没有煎不好布林饼的。」

「勇利第一次煎得布林饼其实也挺美味的。」

他莞尔一笑,将手绕过胜生勇利的肩膀、使对方整个人的上半身都趴在自己半躺在沙发的上半躯干上。缓慢解开衬衫的扣子相较于平常对于毛衣的撕扯要显得富有闲情逸致了些,他将勇利的头压近,灵巧的舌头划过青年的锁骨时他听见了胜生勇利一声略为压抑的闷哼。他刚想坐下一步动作却被勇利满脸通红的阻止了:

「等等,我还没洗澡。」

「借口,嗯?」他亲昵的碰了碰对方的脸颊,「亲爱的,我们都知道你今天离开冰场之前就已经把自己彻头彻尾冲干净一次了,而我相信外头的灰尘没那么神通广大到能玷汙你全身。」

维克多双手紧扣对方,而日本青年也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两下便旋即放松下来随对方动作。两个人的裤子都被褪下了一半,他刚想对胜生勇利的腿间挺立发表任何感想,却被抢先一步察觉到这件事对方用使直接捂住了嘴巴。

我宁愿你唱那首鲟鱼奏鸣曲,或至少是圣诞快乐歌。他看着对方的蓝色眼睛说。

于是他执起勇利的右手放在嘴唇边亲吻了一下,笑了笑就不再继续开口。此时他们两个身上不再剩下多少外包装,他带着对方从沙发翻滚到了木质的地板上,然后开始居高临下看着对方,让自己在对方夹紧的大腿中间缓缓来回抽动。灯光大亮着让维克多看得见对方脸庞以及身体上都逐渐泛起的潮红,他笑着低下身靠在青年被艳色沾染的脸庞小声安抚,接着第一次射在了对方的整个下身。我喜欢你的大腿。他哑着声音笑了出来。

接着他开始来回抚摸勇利,那双大腿——那双大腿,他想。勇利不算高,但比例修长,尤其一双腿又长又直,上面覆满着薄薄一层细密但结实的肌肉,他未曾跟对方说过的事,他流连于大腿根部远比直接使用蛮力毫无道理与情调的性爱要多,那真是一场与视觉感官接踵而至的双重享受。

仰躺在地的的东方男人仍喘着粗气,前面的阴■(隔开)茎■(隔开)却开始充血胀大。他在维克多身下微微扭动了下身子勘做提醒对方,接着他们又开始亲吻,仿若最急不可耐的事情也就是亲吻那般。他抬起的勇利的双腿,用眼神寻求对方的许可,于是青年的腿根部利用柔韧性开阔成了一个夸张的弧度,他低下头用舌尖慢慢描绘上头每一寸细薄的皮肤与青筋,找寻那个他知道能让对方在全身颤抖之后瘫软下来的那一处。等到勇利闷哼一声,他赶紧放开嘴巴并同时用双手包覆住了对方,并承接了他们曾共享多次鱼水之欢的证明。

你想要我带套吗?他小声询问对方,却得到否定的答案。他在对方的刘海处留下一个亲吻权当安慰,接着起身去拿取被随意扔在房间某一处的润滑,于是当他再次擦干净了手回到客厅,除了拿着一罐几近见底的润滑液,还多了方才被尤里奥浪费了一半的鲟鱼鱼卵。维克多在勇利疑惑而迷惘的目光中解释,「一点情趣,」他说,「你刚才不是说宁愿继续听我唱鲟鱼奏鸣曲吗?」

于是昂贵的珍馐就这样被点缀在了胜生勇利形状漂亮的锁骨与肚脐,以及骨盆在大腿上方突出的凹陷处之上。他将最后一点鱼子酱涂抹在对方的唇瓣,阖上空罐子之后便急不可耐的开始与对方亲吻。当勇利开始感到头晕目眩而挣脱之后,喘了一口气才笑说这样有点咸。

但那只是你的配料而已,刚刚好。俄罗斯男人笑道,接着一路往下探去用亲吻以及舌头卷走了佐料,这让胜生身上布满了口水以及鲟鱼卵以及他自己原本的体味,被迫混和成了一股奇异的腥膻香气。他皱着眉头闻了闻自己,又无奈瞪向事不关己满脸看大戏神色的维克多,最终忍不住叹了口气:「如果这就是你跟我讨要的礼物……」

于是他们趁着这股势头开始了新的动作,情动(又或者是鱼子酱的催化)之下勇利的迎合也比过往要激烈。他吞了口口水,滚动的喉结无异于变相的邀请,于是毫无作用的事前扩张被草草带过,他低声赞美对方身体的准备神速,接着毫无保留的贯穿到底。胜生勇利尖锐的喘息了一声,伸手附上了维克多的背脊并落下了几条凌乱的抓痕,而维克多吃痛得又往前一顶,换得了对方更加毫无节制的尖叫与哭吟。

动作没有章法随兴而至,他又开始有了点意乱情迷的兴奋。稍微退出一些后他让对方翻了身用背后面对自己,跪姿的交合令他不必再另外多花时间探询记忆中呢那点。他一手扶着胜生勇利的腰并在对方耳旁稍做亲吻与安抚,另一手则随着自己动作的节律附上对方的性■(隔开)器■(隔开)摩擦。很快地当维克多终于咒骂出声、被紧绞的肠壁刺激而宣泄在勇利体内时,对方在他手中的前端也随之泌出了些前列■(隔开)腺液,在灯光下显得晶莹。

随后他们毫无气力倒在地上,彼此依偎着喘着气。他闭上眼睛反问,抱着对方的同时流连于胜生勇利的肩窝。他们赤身■■(隔开)裸■(隔开)■体■(隔开)■与对方用大面积的皮肤相接处,指尖随着印象划过东方人特有的细致五官与娟秀鼻梁。他们享受着沉默许久,直到胜生勇利突然开口:「你觉得严冬老人今年会送你什么礼物?」

这个嘛,我还真不知道呢。他想了想之后说道:「但愿不要是他做的第一块布林饼就好。」

但事实上你已经吃过了。在对方怀中睡着之前胜生勇利模模糊糊的想着。



FIN


评论(15)

热度(199)

  1. 二的四次方x三光殞 转载了此文字
    這篇充滿了妳的惡趣味嘖嘖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