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y, smile not at my sullen brow;
Alas, I cannot smile again:
Yet Heaven avert that ever thou
Shouldst weep, and haply weep in vain.
And dost thou ask what secret woe
I bear, corroding joy and youth?
And wilt thou vainly seek to know
A pang, ev'n thou must fail to soothe?

What is that worst? Nay, do not ask--
In pity from the search forbear:
Smile on--nor venture to unmask
Man's heart, and view the Hell that's there.

【叶黄】绿袖子 (5.)

*越看越觉得不甚通順,索性將三月份以後的更新全拿去修改了添点東西做劇情銜接。

*这更快六千字,拜託原谅我到处摸魚OTL

连结:1. 2. 3. 4.

*

分手,黄少天细细咀嚼这两个字,当年先告白的是他,几年后先提分手的同样是他。平心而论这念头并非凭空而起。交往之后的冲突不多也不少,恰恰能磨平两个人相处之间的锐角,以及半年被避而不见之后所剩不多的容忍心。本来也不是多大肚量的人,将心比心之类的话也不会有人多提。他体谅着叶修,那谁又来体谅黄少天呢?更何况他精明了这么久,也装了这么久糊涂。

太累了。

他接到叶修电话时人还在B市闲晃,但倒是没想到叶修会在苏沐橙家主动打了电话过来。这快的超乎预期,他还没有足够多的心理准备。匆匆挂了对方电话,黄少天没有直接回拨手机找等着签约的设计师,反倒是让思绪逐渐陷入了昔日交往的细节中。

那是一种不言自明的默契,蛰伏在他们的言词、相处、浸淫荣耀,甚至是做#爱之间。两个大男人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在床上时黄少天也从不纠结于谁吃亏的问题,爽就够了,休息一天腰不痛了又是一条好汉。那本是他理想中两人应有的相处模式。边走边冷静实诚地直面自己回想过去之时,他才隐约觉得自己猜到了究竟是哪边崩落变质。

自动贩卖机里的香烟闻着就像是廉价品,他拿出了一根,想了一想没点燃又收了回去。 B市的人行道已经开始出现了秋天的凉意,偌大建筑物之外的枝哑萧瑟,给人感觉像是又要下雨。黄少天找了个咖啡馆坐了进去,让服务生来随便点了杯咖啡之后便开始对着窗外发呆。隔壁桌坐着一对夫妻,两个人皆颇有些年纪,但往椅子一坐却又与咖啡厅静谧的背景融合的相得益彰。他听着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对话恩爱亲密却又相敬如宾。

第六赛季结束时整个蓝雨彻夜未眠,职业选手不沾酒却还是按耐不住心中属于年轻人的躁动,无酒精香槟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醉是不会醉,摄取了太多咖啡因的后果却是让人无法入睡,当然本来——这种情形也别想睡了便是。首次的冠军披身让所有人都感到飘飘然,连一向冷静自持的喻文州也放松了下来,为在场的队员引吭高歌了一曲。

黄少天本是很喜欢这种热闹的场合的,但或许是被巨大的喜悦感冲昏了头,他蓦地感到了些许的不知所措,竟是没喝酒也有了微醺的茫然。躲到阳台吹风时他鬼使神差的拨了苏沐橙的手机号码,接起电话的人——诚如他所预料的——是叶修。黄少天向叶修告白也就是借着那时候尚未从脑海退下去的热血,尽管话一出口的瞬间他就后悔了而为时已晚。当时的他并不知道叶修竟真的跑来了B市观看蓝雨微草的总决赛,隔了半会儿才看见叶修从暗处走到自己的阳台之下,还拿下本来贴在耳旁的手机朝他摇了摇。这场景不在黄少天的预想之中,罗密修与茱莉天隔着一些树枝与五层楼的距离深情相望,这画面太美他选择狗带,过了这么多年了,往事依旧不堪回首。

“你……”黄少天张了张嘴,随后自暴自弃的捂住脸吐出一句,”我不知道你在B市。”

“怎么,我在的话你就打算把心里话闷着一辈子都不说?这不是你的风格啊。”叶修低声笑了笑。

他的语气慢条斯理,而逆着光让黄少天看不太清对方的表情。他挂了电话朝楼下喊了声你等着,就从楼上穿着拖鞋趴哒趴哒的跑了下来。不在蓝雨没有门禁,随队经理也不会在这时候特地巡房。凌晨两点的街道没什么人,他在心里暗自埋怨着叶修大半夜不睡觉跑来旅馆下面做什么、非逼着他只能舍命陪君子穿着拖鞋陪对方散步,而嘴上却是一个字也没说。过了许久他听见叶修轻笑一声,在路灯下头停下了脚步。正当他要发问时却被叶修一把抓过,紧紧的拥抱在怀中。叶修的声音很轻,就在他的耳旁,”这个回答你还满意吗,少天?”

卧槽,这什么神展开!他有点风中凌乱,在心里暗自吐槽,他该满意吗?犹豫再三之后黄少天慢慢地将手放到叶修背上,感觉到对方身体瞬间放松了下来。两个人隔了半晌才分开,叶修摸了摸黄少天的头又拍拍他的脸颊,同时将对方因为方才拥抱而拉扯出折痕的衣服抚平。路灯映出对方眼底的笑意,恍惚间亮的黄少天几乎睁不开眼。

“你……”

“嗯?怎么了?”

“不,没什么。”他大大的吸了一口叶修衣服身上的烟味,闷声回答。

他莞尔摇头,想来还是自己多心了,这样看来一切都很好,没有因为他的莽撞而改变了些什么东西。

最后两个人还是进网吧叫了间包厢,里头只有他们两个人相邻坐着。叶修口袋里还放着几张战法跟剑客的帐号卡,随手递了张给黄少天,登录了荣耀之后才发现两个人拿的都是女号。打JJC吗?这次是叶修主动发问,黄少天先是惊讶的看了对方两秒,才疑惑的点点头:”你真的是老叶吗?该不会是被魂穿了吧?”

他不禁失笑:”是不是魂穿你一试便知,分分钟虐倒你。”

叶修看见黄少天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我跟你说啊,我现在状态正好,要虐倒我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对方说的倒真的是实话,黄少天出道这两年来逐渐蜕变:精致、锋利、冷酷、不近人情,操作上也更加细致不容易对付。作为闲暇时刻最常跟对方交战的自己在这方面的感觉上更为直观,蓝雨的今年的赢面不全靠喻文州或是作战体系的逐渐成熟完善,黄少天游离体系之外所发挥出的妖刀本色不容小觑——但到底是谁帮他取这蠢名字的?

有什么好不满的,妖刀妖刀念着听起来就很帅,多衬本剑圣啊。他后来是这么回答叶修的。

然而不到十个小时之前才飙过一轮手速,他们到底也没敢在JJC里太猖狂,黄少天更是一反常态的连垃圾话都没怎么说。叶修见状没好意思开嘲讽大绝,一时之间只剩键盘鼠标操作的声音以及游戏中手起刀落的光影动作音效。黄少天没认真打,叶修也存了些放水的心思,几场之后两个人的胜负竟维持了奇妙的五五开平衡。下一局轮到叶修开的房间,他等了许久没见黄少天进来,往旁边一看才发现人已经趴在电脑桌前睡着了。

对于能够在网吧睡着的自己黄少天还是挺唾弃的,况且他之后对于自己记忆的断片没什么特别的印象,只记得迷迷糊糊中在自己头顶搓揉的大手有着难以想像的温暖,以及隔天早上醒来时身上披着外套的残留余温。

 

 

就这样在一起没有什么不同,但貌似也没什么不好。那一年夏天黄少天从B市回到G市两周后才开始有了交往的实感,彼此之间的隐密关系既稀松平常,却又带了点不知所已起的优越,还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没有太多的社会顾虑,兴致一来在外头也挺没羞没臊,顶多就考虑个战队公司的立场带个墨镜当掩饰。

现在想起那段日子来黄少天还是感到了些许五味杂陈,包含了一些”我以前怎么能如此之蠢”的崩溃以及,或许是羡慕吧,他想。当时的他能够不管不顾,不计较彼此对感情的付出,携手走往人生旅途的终点,而现在不行。

常规赛开始之后,公司地域性的不同让每一次见面都显得弥足珍贵。黄少天抓着每一段能够偷偷见面的时间让彼此耳鬓厮磨,试着营造出想像中情侣之间该有的感觉。不得不说他的努力是有部分成功的,蓝雨跟嘉世的交锋完之后总会有另一波战争在附近的旅馆逐渐上演,就算是平常两个人各自待在自己战队训练时网路上的见面也不少,隔着屏幕看着对方的脸就算不甜蜜也算是另一种诡异情趣。他们从无例外,都是黄少天主动上QQ敲叶修、黄少天开房间等叶修、黄少天在网游堵叶修、黄少天在嘉世或者兴欣楼下等着叶修——而彼时的他尚名叶秋。

头两个夏休期他过的格外开怀放松,夜雨声烦加冕,事业人生与爱情看似无比美好。紧接着几年之后黄少天开始扪心自问。

这真的是他想要的吗?

 

*

 

后来他约了设计师明天去他饭店里当面讨论签约。小方在B市有车,签完设计约之后可以直接带他去两栋新房看布局好方便两个人协调样式。

设计师小方不比他以及叶修大上多少,荣耀自然是也有打的。他自己开了间独立的工作室,当黄少天在网站上查到这间工作室口碑不错并且摸过去时被对方兴奋的缠着问东问西了好半天,饶是他这种话唠也对于对方兴奋的语速感到有些吃不消。后来设计师拍拍胸说如果黄少天愿意跟他签约的话直接给他算装潢的材料费就好,工本费一概不用,条件只有黄少天在荣耀里带他一段时间以及一张签名照。黄少天纳闷着B市不都应该是微草粉嘛怎么会有人将他的签名照看得着么值錢,却还是答应了对方并且先拿到了对方先暂时画的设计图粗稿电子档。

挂上电话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盯着隔壁老夫妻好一段时间了。他们和善的笑了一笑并向他挥了挥手,他愣了半晌之后回以另一个笑容。空气中有着咖啡浓郁的香气以及室外染进的潮湿霉味。

生活还是要过,不会因为一个叶修就停滞不前,一口喝光咖啡之后黄少天告诫自己。他站起身走向柜台付了帐,走到门口又开始发愁。他没有带伞来B市,看着外头的大雨没过多久便决定打个电话找人来接。叶修自然是不可能的,且不说他人甚至已经不在B市,剩下关系够铁他好开口的也只有王杰希与一票微草后辈。

他打了电话给王杰希,但对方说他人在市郊陪祖辈老人家,怕是不太方便。

“小别跟英杰会提早回去战队宿舍,找他们应该快一些。”隔着电话王杰希的声音被雨声遮掩,不太清晰,”打去宿舍找不到人的话我打他们手机?”

“不用那么麻烦。”黄少天耸耸肩道:”我有刘小别电话,他没空的话你再帮我找高英杰好了,最不济还有的士能坐。”

而客套话毕竟只是客套话,小店在弯弯绕绕的巷子里,光是走出去等车这一段路就够他全身到脚湿透个三遍了,他感冒才刚好,不想那么快又中标。挂上王杰希的电话之后他转头拨给了刘小别,软硬兼施逼迫还在夏休期其实也没什么事要忙的后辈开车来接自己(天知道他到底怎么走过来的,他甚至不认识路!)当然能够多带一把伞最好。这是你最敬爱的王队长所指派的任务,黄少天脸不红气不喘地说。

另一边刘小别心不在焉的答应:”可以啊,黄少要不要顺道来微草坐坐?”

“干嘛?你该不会是打着让我看看你们训练营苗子的主意吧?”黄少天警惕的反问,刘小别沉默了一会儿,是又如何,他说,语气中的笑意听起来总算是没之前那么争锋针对。

 

*

 

后来他还是很不争气的踏进了微草训练室的大门。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为了躲避外面的PM2.5以及酸雨进了人家的车子里面之后,他的去向便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了。真的完全只是因为这样而已,绝对不是他在面对态度放软的后辈时会不自觉心软的关系。

刘小别带着他踏进微草战队的写字楼,面对路过的工作人员不可置信的目光他一边将满肚子的牢骚吞回肚子里一边在脸上硬挤出(自认为)和蔼可亲的笑容,殊不知刘小别将这一切全都看在眼里,并随之呵呵冷笑了两声。

他在刘小别跟经理交代一些事情的时候观察起整个微草训练室的装潢,并且暗自跟自己记忆中蓝雨的训练室比较,那个孕育出自己一切成就的地方。过了这么多年了,当初较现在简陋的训练室也翻修了不少次,但总是有些东西是不会变的,比方说剑、诅咒,又或者传承夜雨声烦的少年后继者面对自己的认真神情。他想,最一开始他面对魏琛以及叶修的时候也是这种表情吧。

他放空了许久,过了一阵子回过神来时才看到刘小别写满不耐与疑惑的面孔,”前辈,我刚刚说的话你该不会一个字也没听到吧?”

“呃,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我太久没有来你们微草了。”他有些尴尬的耸了耸肩,也不打算多解释些什么,”你刚刚说了什么?”

“我说练剑客的训练生们坐在D区,然后魔道学者在B区。方便的话前辈你就过去看看吧,我跟经理去处理一些事情。”

“呦,你不怕我将你们的训练生通通都挖角到蓝雨去吗?”

黄少天的语气半是挖苦半是挑衅,而面对这个问题刘小别先是一怔,才微微勾起了嘴角,心情愉悦的反问:”那也得你看的上眼,不是吗?”

小了他三个赛季的后辈没有给他太多的反应时间就跟着经理转身出去了,黄少天叹了一口气,认命的在训练室巡视起来。他看着明明激动到不行却硬要强作镇定、面对枯燥练习操作的训练生们,在心里感到一阵好笑。微草的新训营阵容自然还是以剑客和魔道学者为主的,但是他不打算去看魔道学者那一区,想来训练营的魔道学者们除了高英杰之外自然是有王杰希指导的,他就不多此一举去讨人嫌了。黄少天看着整排年轻的少年少女们操纵剑客做出一系列劈砍挑刺的基本动作练习,偶尔做一些口头说明。看见其他排的训练生也一并拉长了耳朵细听,索性说得更大声了一点方便他们听清。他走来又走去,正当无聊了想找个空电脑座来练练手时,一个平静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黄少,这边空着的电脑都坏了没修。你如果想用的话我这一台借你吧?”

那是刚才作在D排最后面的男孩,黄少天觉得他的年纪最多就跟当初的小卢一样绝对不超过十四岁,但沉稳冷静的气质竟然神似喻文州。

他随口说了声不急,走到了对方后面之后靠着墙壁道:”你先把今天的训练内容完成吧。”

“已经做了整整三遍了。”

男孩这时有些埋怨的嘟起了嘴巴,瞧着又不像喻文州了,比较像黄少天自己或者卢瀚文。黄少天挑着眉说我没看到不算,并让男孩在自己面前再重新做一遍完整的训练操作。男孩的表情有些失落,但倒也没那么多心不甘情不愿,点开程式便开始练习。

旁边若有似无传来了一些窃笑声,听来虽是没多少的恶意嘲弄,但在黄少天眼神扫过去之后也停息了下来。他暗自猜想这小子人缘应该挺不错,然后看着眼前男孩的训练过程微微笑了起来。刘小别口中的”请他来看看训练生们”,其实说到底也只是请他来看这个训练生。眼前这个剑客的操作手法以及意识,像极了当年的他以及喻文州,或许训练营的教练看不出来,但王杰希跟刘小别不可能看不出来。想到这边他出声喊停,然后面对少年疑惑的表情眯起眼睛,他勾了勾嘴角,对着人直截了当的投下一个重磅炸弹、丝毫不顾旁边学员以及教练的抽气声。

“少年你意识不错啊,有没有考虑来蓝雨发展?”

男孩先是一愣,旋即露出了然的神色。尽管如此,他还是带着歉意朝黄少天笑了笑,并且摇头道:”谢谢黄少的邀请,但是我年纪还是太小了,而且学校也还没毕业,近几年之内应该不会离开B市。”

训练营的教练这时才匆匆走到黄少天的这个角落里来,脸上有着掩盖不住的气极败坏以及不赞同:”黄少,这……”

“没事没事,那么紧张干嘛,我这不就是说说而已吗?你看人家乖小孩不也自己拒绝了。更何况我都已经从蓝雨退役了。”

他心情不错,觉得这一趟真是来的值得,并暂时把不久之前发生的糟心事以及刘小别的不礼貌全都丢到了脑后。在三言两语打发了教练以及围观的训练生之后,黄少天总算是轻松地坐了下来。在跟其他剑系的职业打了几场指导赛之余,他同时想着等等该跟刘小别王杰希说些什么才好。

关于这个站在自己后面饶富兴味的看着自己操作的小剑客,他还是有不少想法的。

等到过了许久他总算从训练营的小孩堆里脱身时已经是天快黑的事了。

“你是为了那个小子才专门把我绑架来微草作客的吧?”他问刘小别,”他的天赋很好,但是操作的思路跟我比较像,这种剑走偏锋的情况下应该也只有蓝雨能完整接纳。”

“跟队长猜的一样。”刘小别淡淡地回应,”不过队长是跟叶前辈讨论之后才决定找个时间邀请你或者喻队来看看他的。他的天赋放对地方会很耀眼,但现在的微草阵容已经是魔道主力而且习惯了我的剑客,对他并不是那么适合。”

他们一并站在训练室外,从窗户看着训练生们练习的情况。他听见刘小别话中某个关键词猛然回头盯着后辈:”等等,你说叶修来过,而且还跟王杰希讨论过然後王杰希卻半個字都沒跟我說?”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