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y, smile not at my sullen brow;
Alas, I cannot smile again:
Yet Heaven avert that ever thou
Shouldst weep, and haply weep in vain.
And dost thou ask what secret woe
I bear, corroding joy and youth?
And wilt thou vainly seek to know
A pang, ev'n thou must fail to soothe?

What is that worst? Nay, do not ask--
In pity from the search forbear:
Smile on--nor venture to unmask
Man's heart, and view the Hell that's there.

【叶黄】他用笑容掩盖冗长的回音(單篇完)

* ABO架空,短篇完结,猎奇,怀孕描写有,无意义。

*被屏蔽了,思前想后还是拔掉了标签重新修改。脑洞太雷,都是UL的错(。

他走出幽暗房间的时候没有太阳,空气中的湿冷水气让他打了个寒颤。他循着霉味,向源头走过去,确信自己可以找寻那个被尘封的过往。最后他在离自己房间20尺外的地下室看到了一张旧相片。那是一张已经泛黄的脆弱纸片,背面用深蓝色的拉丁文写着我爱你,最后一个字母有些模糊,但这并不能妨碍他阅读。照片的正面是一个端坐的Omega贵人,金色的头发高高的盘起。他用精明而深沉的目光探询一张简单的肖像所蕴含的一切蛛丝马迹,紧接着放任思绪沉入过往。往昔他们没日没夜的交#媾寻欢,他曾经拾起怀中人一绺绺的发丝放在嘴边亲吻,享受着与芬芳一同扑面而来的恣意,庞大#男#根#将Omega的性#生#殖#器撑开,辟疆括土同时烧杀掳掠。

他的Omega伴侣拍下这张照片的时候显然已经身怀六甲,而且病入膏肓。他的四枝细弱如枯柴,瘦削手臂上青筋尽显,被上好的绸缎包覆住放在浑圆的肚子上。他的面颊凹陷且苍白如厉鬼,唯有一双蓝眼明媚而动人,深情的透过镜头望着自己的丈夫。

“他们说你是疯子。”Omega说,并为此嗤笑,“每次听见他们这么说,我就会反驳:难道你们看过从天桥上走下来、最终又爬回去的疯子?不,疯子只会从疯人院走出来,最后与旁人扭打在一起之后,变成了两个人,一同被送回去疯人院。”

“你说的一点也没错。”他伸手轻抚着妻子盘的整齐的头发,接着放到自己的面前贪婪的闻着满手玫瑰气味,“我为你的睿智感到骄傲,吾爱。”

Omega眯起的眼睛像一只狡黠的狐狸,它与他错身而过,用蓬松的尾巴轻轻地骚了骚他裸露在手套以及长袖之外的手腕,等到他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什么而回头的时候,路上已经没有了除了他以外的身影。

我令你愉悦、令你后悔、令你深切体会着不知何时会失去的恐惧。

Omega以为他睡着的时候,在他耳边悄悄的吐着气音。我们从死荫幽谷走过,而你终将在二十年——或者三十年后?不,我并不知道——回忆起过往的一切,跪在我破败的坟地上并且哭着忏悔,乞求我的原谅。

Omega的拥抱像棉花一般若即若离,他的话语也像棉花一般,蓬松、杂乱无章,并在酷寒的隆冬之中发挥不了任何一点实质效用。

他坐在满是灰尘的地板上,灰色的天空从窗户中发挥了不多的照明作用,他眼中的墙壁洁白而崭新,尽管它们已然破败不堪,壁纸剥落。

他们在婚后的第六年翻修了整座屋子,地板以及床上铺满着娇艳的鸢尾花,悬挂的水晶灯优雅而富丽堂皇。 Omega端坐在床上的身影冷漠如冰,眼神柔情如蜜。

“我仿佛置身于墓园。”

“因为我期待于你同眠于地底”

他如此回应,然后往前倾身,与妻子两个人双双倒在大床上。屋子里有着腐朽木头的芬芳,新的木质家具与墙角潮湿的水泥混合成了某种令人忍不住流连的馥郁。墙角的壁炉没有升起火,这让大理石的地板冰冷令人难以忍耐。他亲吻着Omega纤细的脖颈,自手臂一路往下,最后停在素白手指上的戒指,宛若虔诚的信徒。

你会背叛我嘛?他问,感受到Omega的身体随着绷紧。他目光如炬,望向妻子的眼神如闪电、如黑洞。 Omega的表情混合着怜悯以及屈辱,他将其解释成对于自己的柔情似水。

毕竟,坚忍一向是Omega的美德,不是吗?他想着。

两年如白驹过隙,本就老旧的屋瓦死气沉沉,内里装潢的新颖底不过老宅风化的速度,腐败一如往昔。他要离去的前一个月Omega开始脸色铁青的捂着肚子呕吐,偶尔他会怜爱的抚去妻子脸上的汗水,然后细看对方瘦棱棱的脸庞。被联络来看诊的家医开了一堆他看不懂名字的药,并且宣布了Omega受孕的事实。他高兴的抱起了金发的佳人转了好几圈,直到对方受不了,笑着说放手,才把人放下。其实那一段时光在他的记忆中模糊不清,他只记得Omega以可怕的速度消瘦的脸庞以及逐渐隆起的小腹,他倾听妻子肚子里胎儿的心跳,然后想着自己还在母亲体内时母亲心跳的声音,弱小而坚定。最后他找了一个天气阴暗的日子为自己的妻子拍下了照片。拍照的当天他的Omega伴侣艰难的起身,在白色的双唇以及脸颊擦上了胭脂,盘起了总是披散着的长长金发。 Omega穿着黑色的礼服,端坐在椅子上,平静的看着丈夫。

他们吻别,然后他突然醒来,怔忪看着手中的照片。他跌跌撞撞跑到房屋的后面,看着碎裂了一半的十字架以及其下的墓碑。最终他忍不住跪下,失声痛哭。

FIN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