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y, smile not at my sullen brow;
Alas, I cannot smile again:
Yet Heaven avert that ever thou
Shouldst weep, and haply weep in vain.
And dost thou ask what secret woe
I bear, corroding joy and youth?
And wilt thou vainly seek to know
A pang, ev'n thou must fail to soothe?

What is that worst? Nay, do not ask--
In pity from the search forbear:
Smile on--nor venture to unmask
Man's heart, and view the Hell that's there.

[K.Season II]吐槽+感想

各方面來說都挺沒有懸念的,官方沒給小白再一次便當我就謝天謝地了。儘管我依舊廚綠組白組,儘管強扭的HE並不甜,但看到綠王死得其所,小白終可以隨著時間慢慢老去,我覺得挺欣慰。


當然這個結果對我來說一點都不好,簡直是爛透了,第二季的存在以及裏頭的劇情邏輯性在我眼中完完全全就是一場荒謬的笑話,官方我真佩服你,你消費的就是我們這些從第一季就開始廚的情懷。我可以不介意小白從頭到尾就像個路人;我可以不介意赤組青組平面到只剩下賣萌賣肉的形象設定,但是邏輯硬傷以及流水帳一般的劇情就是讓我焦躁不已只想罵髒話。那些說我愛看看不愛看滾的人可以B嘴了。我對這部動畫有所期待;我為曾經名為伊佐那社的青年消耗了三年的光陰,我很對得起官方以及K這部作品,而第二季給我的回饋是這樣,我真的很失落。官方將小白的身體也剝奪走了,那你之前為了一具路人的身體出了這麼多周邊是初辛酸的嘛,嗯?

有趣的是最後一集的許多細節依舊可以讓人深深思考並挖掘沒有被畫出來的背後真相。比方說為什麼小白可以控制自身的威斯曼值,比方說為什麼比水流可以對貓的過去如此知之甚詳,比方說如果小白的靈魂能夠回到自己原本的軀殼裡那他幹嘛不早早回去,比方說威斯曼已經死掉的空殼為什麼能在沒有石板以後仍能復生並(貌似)無損於各項身體機能?

總之就是這樣,我依舊會愛著這部動畫曾經帶給我的一切,反正之後就是同人的天下了,但最後還是想對官方罵一聲,淦。我操你馬。

至於夜伊以及夜銀,我必須說我從頭到尾愛的都是Adolf.K.Weismann的靈魂而非空殼,個人更願意將軀殼換回來這件事情理解為種令人心碎的鎮魂歌。過去的就應該讓它過去,死亡的就應該讓其消散。白髮少年已死,而白銀之王永生。當然這部分是指精神方面(。) 他們的人生終將會隨著歷史的洪流掩埋而消亡。這一切個人更願意將之理解為戰後夢,祭弔亡者的哀歌。


時間太晚了呢,思緒越發混亂下我已經看不太懂自己究竟在寫些什麼,但是想說的、要說的便言盡於此。夜伊(銀)的同人依然有著高度的發展性,而不受限於第二季的流水帳劇情。共勉之。


2015/12/27 05:35

评论(9)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