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y, smile not at my sullen brow;
Alas, I cannot smile again:
Yet Heaven avert that ever thou
Shouldst weep, and haply weep in vain.
And dost thou ask what secret woe
I bear, corroding joy and youth?
And wilt thou vainly seek to know
A pang, ev'n thou must fail to soothe?

What is that worst? Nay, do not ask--
In pity from the search forbear:
Smile on--nor venture to unmask
Man's heart, and view the Hell that's there.

【焰鋼】Orchard of mines 2.


题目: Orchard of mines

角色:雨天无能以及终于长高的豆丁

级别:G

简介:09版后,各自拥有心事的两人始终无法坦诚相见。

*

年长的Elric有着所有天才的通病。

高傲、自负、目空一切的狂妄,似乎从出生起便不曾向人低头过。而更让人咬牙切齿的是,他也的确有着骄傲(Pride)的本钱,他太聪明了。无怪乎当年约束之日时,人造人的第一个分身曾经主动夺取Edward的身体作为自己新的容器,尽管他(它?)未能成功。

问题就出在这边,从窗户目送着年轻学者离去时,Mustang想。他太有自知之明了,所以没有人能指着他的鼻子,责备天才所有的不近人情。这事从Edward回来之后更加的明显,四年过去,他却依旧高傲过了头,偏偏没有人能比青年更能明白谦卑真正的涵义。

Mustang想狠狠地嘲笑自己,他甚至不敢开口询问,在自己使用炼金术点燃香烟时,青年眼中闪过的,究竟是愤恨,还是忌妒,还是谁知道是些什么的东西。

对于Elric兄长渐渐失去掌握这件事情令他感到恐慌。

天知道他会不会下一刻又带给他另一个大惊喜……呃,他说的是麻烦。

保险起见他挥了挥手让底下的事务官进来,给Edward安排了一个不屈居于人下却又能继续自己研究的位置。做为学者他能理解青年那颗不想再被军方以及丑陋政治束缚住的心,而作为国家元首他必须将每一步棋子都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瞧瞧归国学者为自己带来了什么。

玩味的勾起了嘴角,他在翻阅那一迭厚厚的纸本资料时向后往椅背依靠,却又在某一次的翻阅动作之后蓦地直起了身体,全身发冷。

“Riza,联络Alphonse,现在!”

 

*

 

如今的Amestris所使用的炼金术能量来源不再是来自父亲大人的贤者之石,而是货真价实的、大陆板块飘移所喷射出的、来自地底下的能量。

他又怎么可能会忘记这一点。

战争的氛围让整个国家遍地风声鹤唳,似乎连大总统的广播也无法压过国民心中对于战火的恐惧。

快要开战了,奄奄一息的军国主义国家所等待的便是这一刻。

当熊熊烈火焚尽地表上的一切,遍地的尸骨与哀号将会被所有的灰烬掩埋覆盖,直到最后在史书上留下不轻不重的一笔。

待在自己实验室内的年轻教授事不关己的笑了一笑。”我想你应该不会介意我抽根烟吧?”他问来者,接着在一旁学生的抗议尚未冲出口前径自倾身,用了桌上的本生灯点燃烟草。

“你想问什么?”云雾缭绕之下年轻气盛的学者眼神格外锐利,”炼金术?不,我早已被国家炼金术师协会除名,如您所见,现在我除了学术研究以外一无是处。”

“久闻钢之炼金术师大人之名,此番前来也不过是想向您请教一番,您自Drachma所带出的研究成果目前落在何人手中——”来者弯腰靠近做着的年轻学者,轻挑的语气盈满兴味,”——以及其详细内容。”

Edward.Elric表情不变,挥手让看起来不是那么心甘情愿的学生退出自己的办公室。他的语气如眼神一般从容,”看来你必定不是Amestris军方的人了……间谍?也未免太沉不住气。”

他微微一笑,好整以暇地靠往椅背。间谍压下自己的Amestris军帽以掩饰自己心中的不安,却倏忽发现两人的四周已被多名士兵包围,所有人的枪都指着自己的心脏。

“Mustang的走狗……操他妈的——”

一句完整的抱怨尚未出口,他惊恐的摀住了自己的嘴巴。舌头呢?他的舌头呢?男人抬头对着青年丝毫不含怜悯的平静目光。

Edward.Elric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绝望的心想。

“你该不会真以為我在失去炼金术之后便成了廢人吧?”

连Alphonse都不敢这么小看我。

他小声咕哝着,将火折子点燃之后塞进对方的嘴巴里。“乖乖含着,”他说,“你的审问那个雨天无能会亲自负责,说一次谎你就会被炸掉嘴巴里某一部份的零件。”

……所以他的舌头还在?

“是的,你的舌头还在。”Edward点头承认,“我不过是麻痹了你口腔里的神经防止你像个死士一样自杀而已,现在看来你才没那个种。”

至少这在威吓方面达到了远出乎意料的效果,他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

 

不知是否该庆幸Mustang换了位子却没顺便换了脑袋(关于这方面,Edward想金发女副官功不可没),对于间谍的审问很快,连带的军方高层进入状况的速度也异常迅速。三天之后年长Elric与弟弟并肩坐在会议厅内,双手抱胸与一众军方的熟面孔面对面干看着。

等待国家元首到场主持紧急会议的时间太过无聊,他很快便找到新的打发时间的方式。对许多人来说他能够坐在象征国家未来的会议厅里投这件事显然十分的不可理喻,不过是个炼金术师——他甚至可以模仿那些人心中不屑的冷哼,而且还是失去炼金术的炼金术师,真是讽刺。

“吶,Al。”Edward清了清喉咙,丝毫不介意整间会议厅内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声音,”我在Drachma研究的时候,曾经听过一则当地流传许久的故事。”

“是什么样的故事呢,哥哥?”

 

*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