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y, smile not at my sullen brow;
Alas, I cannot smile again:
Yet Heaven avert that ever thou
Shouldst weep, and haply weep in vain.
And dost thou ask what secret woe
I bear, corroding joy and youth?
And wilt thou vainly seek to know
A pang, ev'n thou must fail to soothe?

What is that worst? Nay, do not ask--
In pity from the search forbear:
Smile on--nor venture to unmask
Man's heart, and view the Hell that's there.

【綠白】Fallen(節錄)

第七集的電波產物。

 
 

*

 
 

「你知道嗎?孩子,」白銀之王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柔和,「言語的力量過於薄弱,你我都知道他不能真正的影響到什麼。比方說,我的決定、你的執念,我們對於生命那最為卑微的渴求。」

 
 

纖細的手指覆上了綠王毫無溫度的面容。比水流納悶,他理應什麼也感覺不到,此刻卻覺得自己與對方接觸的皮膚如火一般的炙燒而生疼。

 
 

「卑微?」他無意掩飾嗓音中的不可置信以及顫抖,尖銳的反問:「你將這麼多年我奉獻出一切所追求的事物為,卑微?」

 
 

「確實如此。」

 
 

伊佐那社執起對方毫無力量的手,放在自己胸前被方才的匕首創造出的空洞,一如對方。比水流扭曲了表情。

 
 

「你太過年輕了,你不懂生命的本質是什麼,不懂它象徵著什麼,一如你從來不曾理解過石板所賦予的力量意義為何。」

 
 

「我無意用『年齡』這個辭彙將你我二人做出明顯的區隔,但我仍希望你能夠理解,當你在這條路上越走越遠,你的身旁將不再有別人。」

 
 

「你的家人、你的氏族、所有與你站在同一個高度的王權者。」

 
 

Tbc.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