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y, smile not at my sullen brow;
Alas, I cannot smile again:
Yet Heaven avert that ever thou
Shouldst weep, and haply weep in vain.
And dost thou ask what secret woe
I bear, corroding joy and youth?
And wilt thou vainly seek to know
A pang, ev'n thou must fail to soothe?

What is that worst? Nay, do not ask--
In pity from the search forbear:
Smile on--nor venture to unmask
Man's heart, and view the Hell that's there.

【焰鋼】Orchard of mines 1.


题目: Orchard of mines

角色:雨天无能以及终于长高的豆丁

级别:G

简介:09版后,各自拥有心事的两人始终无法坦诚相见。

那是永远也无可复原的残缺。

*

 “我的意思是,”Edward. Elric挥了挥他的右手,“如果我前往他乡,从此长眠于异国,我能要求你将我的左腿带回国还给温莉吗?”

“不,我不会。”Roy. Mustang僵硬的语气令爱力克家的长子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我会在你老死于异乡之前向Drachma宣战。”

仲夏正午的阳光将枝头上尚未打蜡的苹果镀上了一层光辉。他将其摘下之后放在对方金黄色的头顶,接着用手做出了一个射击、扣下扳机的动作。

“而如果你因为前军方要员的身份不幸死于战火之中,我会将你的尸首完整运回我的办公室,以最强劲的烈焰熔解你的金属假肢以及没有呼吸的肉体,在它开始腐烂之前。”

或许我能将其做成一枚勋章,然后悬挂在果园里某一颗苹果树的枝桠。

而它终将随着大雪被掩埋。

 *

 他曾设想过千万种再次相会的方式。

年轻学者自Drachma传回Amestris的名声不再是因为多年前轰动一时的炼金术师天才光环,而其在学术研究上的成果是令其他人难以望其项背的成就。 Mustang在偶然之间——是在Grumman当初新就任总统时的阅兵典礼上吗?他忘记了——曾经听闻过行遍街坊巷弄之间的流言蜚语,紧接着他任何辩解都未能说出口,便接到了远派Ishval的任命书。曾经的战场,再也难得各国之间消息的流通。

直到一场发生在中央的爆炸将他召回了中央。

而現在实质上的大总统将在两个月后举行他的宣誓典礼,邀请函漂泊于全国的各个角落。新国甫上任的皇帝送来了礼品的同时,他想起远在西方异国的债务,那积欠已久的五百二十便士。

如今的忙碌其实不容许他分出太多精神去思考政务以外的事情,而根据前Amestris研究者在流亡海外时所发现的相对论,人在越为繁忙的时候越不容易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即将正式任职的国家元首曾嗤之以鼻认为其不过是无稽之谈,而无可否认,他在如今感受到了新颖学说存在的确实性。

美丽的金发女副官站姿笔挺,口吻平淡的斥责依旧看似不务正业的上司。等到Mustang大总统终于想起自己似乎该问问旧时部属的去向时,女副官倒是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

“我几乎以为您已经忘了Elric兄弟,”Hawkeye说道,“毕竟您这四年来对那两个孩子近乎不闻不问。”

“这是你的失职,Hawkeye上校。”Mustang耸耸肩,“你应该要提醒我向那两兄弟给予哪怕是一点的慰问,而你没有,Riza。”

在他曾经是年幼炼金术师的监护人之前,他首先得是个政客,优雅的杀人典范。即使是在Elric家的哥哥失去了所有的炼金术而退役之后,他还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疯子,而他们之间不再有任何的交集。

有时他会脱下自己的手套,像所有亲眼看过真理的炼金术师一样,双手合十,理解、分解、再构成,即便他本来就是。仿佛借此他能亲身走过那段最黑暗的时光里,那对兄弟所踏过的每一处痕迹。

 *

“所以,你为什么一声都没吭就跑回国了?”

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Mustang双手合十交叠在自己的下巴之下而后看着对方,硬生生截断对方只来得及吐出的第一个字。 Edward闭上嘴,不认同的瞪了国家领导人一眼。

“再不回来的话,我大概得一辈子被困在那见鬼的地方。”青年耸肩,方糖被手指捻起而后投入咖啡杯中,溅起的黑色涟漪扭曲了金色的眼睛。

夕阳的余晖自窗帘的缝隙之中洒进,于青年学者熨得笔挺的西装上镀上了一层亮色的薄膜。当Edward掏出了自己的钱包,将债款放在桌上时Mustang想起了已故好友下葬时放在眼睛之上的银币。

“我这几年待在实验室里安分守己,某天从同事的闲谈之中发现自己的生命以及财产安全及将不受保障,接着便匆匆忙忙,趁着人身自由还没被彻底限制之前回国。”Edward的抱怨其实并不是那么明显,不过是语气为沉。他转头,“真没想到,现在要见上你一面怎么那么麻烦。”

你?安分守己?别开完笑了。 Mustang 嘲弄的勾起了嘴角,“这么安分守己又何必现在匆忙归国?我曾以为你会直接在Drachma待上一辈子,而那也不是个排斥外国人的地方。”

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最近Drachma的政局诡谲一如当年的我们,Edward有样学样,语气轻浅而危险。

要开战了,他说,我不得不带着我所有的研究资料逃回Amestris。或许你底下其他的炼金术师能够先一步从这些资料之中搞些什么花样出来?

“而你竟带着自己的心血以及Drachma政权花在学术研究上的大把投资,丝毫没有被为难便轻易的穿越了国际线?”

 *

 你终其一生都只能是军队的走狗。

授予了银怀表之后,男人对着尚且年幼的他冷酷的宣告。

 

TBC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