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y, smile not at my sullen brow;
Alas, I cannot smile again:
Yet Heaven avert that ever thou
Shouldst weep, and haply weep in vain.
And dost thou ask what secret woe
I bear, corroding joy and youth?
And wilt thou vainly seek to know
A pang, ev'n thou must fail to soothe?

What is that worst? Nay, do not ask--
In pity from the search forbear:
Smile on--nor venture to unmask
Man's heart, and view the Hell that's there.

【叶黄】绿袖子 (3.)

連結:1. 2.

*原著向长篇,HE,退役后设定。修改了自己覺得不合邏輯的地方。

 

 

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尽管不合时宜,叶修的脑中还是莫名跳出这一句话,盘旋不去。简直像是魔怔一样,想忽略都没办法。

黄少天扔了这样一个重磅炸弹之后没再继续表示些什么,恰巧有服务员走近,发现两人气氛不对正要绕道离开时,却被黄少天开口叫住。

语气自若的点了餐点,黄少天接着转向叶修,像个没事人一般问道你要点什么。叶修耸耸肩不可置否的说了声随便,看到了服务生可怜兮兮的脸色才改口道那就帮忙介绍一下推荐的菜色吧。

浑浑噩噩的点了餐,黄少天说了什么那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话题没了对方也就安静了下来,叶修想这也怪不得他,恰逢餐点送上了那还是吃饭实际一些。

西式餐厅里不间断拨放着的钢琴曲十分耳熟,一时之间他却想不起来音乐究竟叫什么名字。精致的西式餐点本应美味,在口中却是阵阵发苦。叶修吃了几口就没再动盘子里的餐点了,放下刀叉之后便支着头,静静的看着黄少天慢条斯理的切下盘中的鸭胸。

半晌他开口,带着自己也没发觉的试探:”这家味道不够好,你下次要想吃烤鸭的话我带你去吃北京地道的。”

叮!

手上的餐具直接撞上瓷盘,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黄少天挑了挑眉毛,又扯了扯嘴角,像是想笑却又笑不出来,表情的扭曲实在称不上好看。他没有理会旁人渐响的耳语,再次开口时带着一股让叶修感到熟悉得尖锐以及神经质。叶修想了很久,才想起以往不管是因为吵架或者其他的原因,黄少天真正生气时就是这种语气,一模一样。

“老叶,你知道什么叫做事实分手吗?”黄少天没等叶修回答:”事实分手就是其实已经没在一起了,只欠一个口头承认而已。我想你应该听的懂我的意思?彼此都老大不小了也都该有新的人生规划了,还是说你没有?”

“少天你没头没脑的说些什么呢。”

这话暗示意味太明显,难以言喻的难堪从尾椎慢慢爬上,连竭力忽略都有些困难。他倒是没想到黄少天连个面子也不愿意卖给他,不着边际的调笑被迅速打断。

“叶修你他妈听不懂人话吗!”声音不受控制的放大,压过了身边所有人的窃窃私语。黄少天无心去管,然而这阵不知所以起的愤怒来的快去得也快,他迅速的冷静了下来:”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怎样下去?

下意识的问句几乎要脱口而出,却及时被扼杀在喉咙里。这时候问出也未免太有明知故问之嫌,太不明智。

冷气凉飕飕的吹,吹得叶修心底也是一片发寒。本也不是那么厚颜无耻之人,在什么辩解都说不出来的情况下也就权当默认了。

“是我不好。”他放软口气:”我们出去说?”

他担心再这样下去他们迟早要被荣耀的粉丝认出来,毕竟也算半个公众人物,他们消失于荧光幕前的时间还没那么久,久到足够让所有人都忘记历经了荣耀开荒时期的五圣长么样子。

令叶修松了口气的是黄少天并没有反对,桌上吃到一半的主餐以及尚未上桌的甜点瞬间成了浪费,说不感到可惜是骗人的,但论到底昔日荣耀大神或许最不缺的就是钱了。走到柜台要付款的时候叶修什么话都来不及说黄少天便先爆了一轮手速,从皮夹中掏了卡出来。柜姐动作利落的刷了信用卡并让黄少天签完名之后,叶修才摸了摸鼻子,有些讪讪然的说:”少天你也太见外了,哪有地主让客人请客的道理?”

“就是要跟你见外。”黄少天硬梆梆的说:”去我房间谈——别误会,我只是不想要和你在大马路上吵起来给别人看笑话而已,你不要面子我还要。”

噢,叶修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声。

跟着黄少天进了电梯上楼,开门插房卡的动作那叫一个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一切都是似曾相识,尽管气氛多了些许的冷酷肃然。他看着黄少天一把拉上偌大落地窗的窗帘,然后往回走要开灯时一把捉住了对方的手腕。

也说不清自己是怎样想的,叶修颇为自嘲的勾了勾嘴角,并猜测到了最糟糕的未来。尽管如此,刻在骨子里的争强好胜还是让他无法不去争上一争。大手一揽,拽过对方,再将身体换个方向,将人压上墙壁的钝响伴随着激烈的喘息声,亲吻,或者应该说是啃咬着对方的嘴唇的时候,并没有收到意料之中的反抗。

还没开灯的室内有些昏暗,唯一的光源是窗帘缝隙之间零星光线,带着阴天的一片白茫。将人紧紧挎在怀里时感受到的是这一年来从未感受到的温度,尽管对方比起之前瘦了些许,抱起来有些扎手。

气氛的暧昧很快被打断,在叶修终于想起来该要换气的时候。终于得以挣脱的黄少天看着对方的眼神像是要把他千刀万剐,但最后却仅是转身打开了电灯,而后径自拖了一把椅子坐着。

灯光陡然的大量让他不适的瞇了瞇眼,见黄少天没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他只好从善如流的坐了下来,甚至一反懒散常态挺直了背脊。僵持了一阵子之后先认输的还是叶修,毕竟理亏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心里隐约有了预感,但还是没办法就这样死心,仅凭着餐厅的一句话。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他先在脑海中整理了一轮自己想说的话,才缓缓开口。

“你……最近还好吗?”

好吧,这一句话就跟嘿,帅哥,我是不是见过你一样老套且过时。

“得了吧老叶,现在我人都好端端的坐在你面前跟你提分手了,你说我好不好?”

“真好的话你还提什么分手?你当你是在哄虚空双鬼还是在骗三岁小孩?”

“不要我哄你,那也得你自己别老当自己是个孩子啊。”黄少天讽刺的笑了两声:”叶修你成熟一点好不好?做事——我是说荣耀以外的事——多用点脑子想想有那么困难吗?”

“你真以为我是自愿被抓回家去被关个一年半载的?”

有些焦躁的从口袋里摸出半包香烟和打火机,却倏地想起酒店里头全面禁烟,倡导以及警告的牌子还立在黄少天手边桌上。不大高兴的皱了皱眉头,他将东西塞回衣服里去,然后说:”你连个理由都没有,你怎么以为我会答应?”

“我以为理由够明确了。”

黄少天站了起来,走到窗户旁边之后停下脚步,倚着被厚重布绒掩盖的玻璃看向叶修:”我还有一大堆旧帐没跟你算呢!自己回去出柜?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悲剧英雄吗?”他越说越气:”叶修你他妈的给我搞清楚老子是个男人!你自己想做英雄凭什么拉我作陪?那么不屑我我又何必死缠烂打,你真以为我那么下作?”

你不信任我,他看着叶修。

空气凝滞,连自己的心跳声都能有所耳闻。

叶修没有回答,久久才听见黄少天骂了声操,他抹了把脸,然后走到叶修旁边,同他一起在床上半躺了下来。

“你干嘛?”

叶修狐疑地问着,心理警铃大作,心脏咚咚咚跳得飞快,不祥的预感几乎要具现化将人淹没。黄少天没理会他,径自开了通讯簿然后拿着旅馆的电话拨通对方父亲的手机号码,等叶修发现大事不妙时为时已晚。

我去,你这是……何必呢。浑身脱力看着这准备要和自己长辈交流的对方时叶修心里是一片惨淡,索性不管了。随意摊在床上,不管火警侦测的点燃了香烟,就像往常每一次他们躲到旅馆里做>爱之后一样,肢体碰触,然后各做各的事情。以往叶修都是边抽着烟边搂着黄少天,汗涔涔的黏腻身体相互碰触是另一番情趣;而如今他搂过黄少天时对方没怎么挣扎,却也没别的举动,连施舍他一个眼神都嫌懒。叶修也不恼,看着天花板将眼神放远,假装自己毫不在意,蛋传到耳里的话语令他遍体生寒。

万万没想到,却又好似在情理之中。他轻吐出了一口烟圈。

“……是叶修的父亲吗?是,叶先生您好,我是叶修的前男友,黄少天,想必叶修曾经跟您提起过我。”

语句中他特意强调了这个前字,停顿了一下之后,黄少天才接着往下说:”我什么意思都没有,只是想向您说声真对不住,不好意思打扰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以及我已经跟叶修分手了。”

这事是我自己不好,是我勉强他的,您别怪他。这话说的疏离而客套至极。黄少天的口吻平淡,却听的叶修心里一阵发酸,”总而言之,我不会再叨扰,很抱歉给您添了这么多麻烦。”

黄少天挂掉电话之后叶修没有放开搂在对方肩膀上的手,气氛沉静一如往昔,但两个人都知道,这通电话打完之后便再也没有什么挽回的余地。

“少天你……”

“你打给你弟,让他来接你吧。没什么好谈的了。”

他立刻打断了对方,拿起放在一旁的平板径自滑了起来,看也不看对方一眼。慢走不送,他说。

 

*

 

评论(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