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y, smile not at my sullen brow;
Alas, I cannot smile again:
Yet Heaven avert that ever thou
Shouldst weep, and haply weep in vain.
And dost thou ask what secret woe
I bear, corroding joy and youth?
And wilt thou vainly seek to know
A pang, ev'n thou must fail to soothe?

What is that worst? Nay, do not ask--
In pity from the search forbear:
Smile on--nor venture to unmask
Man's heart, and view the Hell that's there.

【叶黄】绿袖子 (2.)

連結:1.

*原著向长篇,HE,退役后设定。


*元宵節報社。


*

 

这声久违的”少天”让黄少天罕见的沉默了下来。

不是退役之后就断开了联络,但聚少离多以及不知从何而起的疏离感终是导致他们之间渐行渐远,尽管他再怎么的不愿意承认。

他想起某一次G市停电。那一个晚上他和叶修待在黄少天另外买下的屋里,窝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打着荣耀时难免又被叶修一张欠嘴嘲笑了一番,毕竟不似叶修依旧浸淫于荣耀网游之中,退役时为了纪念而从蓝雨本部带出的小号流木至今依旧尚未满级,和君莫笑开了修正场PK时虽并未输至惨不忍睹,但毕竟帐面数字还是不怎么好看。

而那时叶修做了什么,他似乎趁着自己仍吵吵嚷嚷的时候凑上了嘴唇,在黄少天嘴上烙下了一个不轻不重的亲吻。

当时下着凶暴猛烈的冬雨,G市的冬台吹得窗户玻璃嘎嘎作响,虽说仍是没什么情调,但他也认了。情不自禁的回吻被打断在叶修一声轻笑之下,当时室内没办法开灯,但他却还清楚记得藉由让整片空间显得一片白茫的雨水而闪烁出光芒的眼睛。

最后叶修说了什么他已经听不清了,而等黄少天终于将思绪拉回眼前的电话时,对方已经安静了好一段时间。

“老叶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次。”他无奈的开口道,方才的恍神让他全然没听见对方究竟说了什么。

“我说,咱们明天见个面吧,你都来北京了。”

闻言黄少天干巴巴的说:”你不是被你爸留在你们家里管着,明天你们都要工作吧?”

“让叶秋代替我一下啰。”叶修轻松而不以为意,在黄少天看不到的地方耸了耸肩说道,反正他自己也同意了。

“啊?噢……”

 黄少天听见远处传来叶秋不满的抱怨,内容不外乎我什么时候同意了我怎么不知道云云。笑到了一半才赶紧清清喉咙说声我知道了,接下来的相对两无言颇令人难熬,最后是叶修随意的开口,你没事我就挂电话了,黄少天应了一声,才将手机从耳边拿开。

躺回床上看向天花板时黄少天才想起自己的头发还没干,但又懒得从床上爬起来。侧身拿了条毛巾擦着,他想着明天见面该说些什么好,原来过那么久了他连该跟叶修聊些什么都不知道。

这时黄少天才惊觉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可能再也不复从前。他原先以为是因为太久没见面的关系,而现在细细想来,在他们前几年的相处之间似乎除了荣耀以外什么都没有,而如今阔别多月之后的见面在即,他曾经揣满的满一肚子化只怕到时是一句也讲不出来。

算了,不想了,何必庸人自扰。

现在就算他在这边烦恼半天掉上大把头发也没用,很快便看穿这一点的前剑圣像个没事人一样拉过被子,想强迫自己尽快睡着,关了灯之后却在床上翻来覆去了许久,硬是毫无睡意。

承认吧,怎么可能不去在意。

整个人缩在被窝里的时候,他苦涩的心想。

 

*

 

后来他做了一个梦。

一开始时他也不知道自己正在作梦,梦境里的瑰丽色块让他恍惚间便已习以为常。接着他发现自己正不断的往前走,似乎是在地铁站里头,因为他听见了人潮流动以及列车进站的声音。

他没想太多便开始往上走,前往印象中出口的位置,遥远的路程这样走来竟是一点也不觉得累,但是一到了出口他便愣住了。车来人往的大马路竟在他眼前硬生生扭曲成了一座大山,甚至能看到山上设置着关卡。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掉了,他饶富兴味的看着自己身上属于夜雨声烦的轻甲以及手中的光剑。属于游戏人物的三段斩轻盈的不可思议,他没纠结太久便开始往上冲去。甫踩到关卡启动的机关,眼前便出现了一只久违的BOSS。和荣耀系统没有挥别那么久的他自是马上认出了这只BOSS,并同时想起了第八赛季某人在网游中掀起的一片腥风血雨。黄少天好整以暇地看了看BOSS的血量,却赫然发现眼前的丧尸贝利竟有着不下于百人团BOSS的能力值。

靠,黄少天哭笑不得的心想,看自己这样没坦没奶跟在身边的样子,绝对是被随便摸一下就趴的节奏啊。正当他想逃走的时候却见眼前丧尸贝利的身影开始扭曲,最后竟变成了叶修面无表情看向他的脸。

第八赛季的荣耀教科书在兴欣网吧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疲惫,但在那称不上是好的脸色衬托之下眼神却是能将人刺伤的绚烂。

“叶修?”

他还是忍不住停下了脚步,等着对方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然后一把被对方拥入怀中。

黄少天感到窒息。

那是他这几年他从没有体会过的温度,没想到竟会是在梦里出现。用力回抱住对方时他自嘲的想着,然后接着就听见叶修说:

“少天你回去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吧,别来找我了。”

一听见这话黄少天就着急了,全然顾不得自己是在梦中。

“叶修你个混蛋,你把我大老远叫来就只为了吃你一包榨菜火腿肠,擅自帮我出柜擅自消失这笔帐我都还没跟你算,还叫我不来找你你系乜意思啊!”

“你不累吗?”叶修盯着他:”你自己说,这么多年的提心吊胆聚少离多,你真的不累吗?”

“我……”

黄少天无法反驳。

四周的景色在此时猛然亮起,接着远去,身边复又变回一片漆黑。似乎有哪边不对劲,黄少天看不见,只好用手来摸,这才发现君莫笑那把千机伞不知何时插在了自己肚子上,贯穿了夜雨声烦的轻甲以及整个腹腔。温热的血滴滴答答的沾湿了衣服,奇怪的是他却一点也不觉得痛。

然后他就醒了,发现湿的是自己的裤档。

脖子好痛。坐起身之后他看了看时间,手机上的时钟写着五点,纬度高的B市天空早已大亮。这一觉他睡的糟透了,黄少天捂着剧痛的右侧肩颈,往浴室镜子前一站,在发现自己高低肩之后还是没忍住骂了声脏话。

果然,睡落枕了。

 

*

 

全都盥洗好之后黄少天枯坐了许久才接到来自叶秋的电话,约了中午在他落脚酒店的附设餐厅见面。当他下楼进入餐厅之前他没想到的是,连叶秋也陪着哥哥一同过来了。看见两个一模一样的熟悉脸孔端坐在自己对面时,黄少天还是无可避免地感到了一阵强烈的违和。

坐下后黄少天强作鎮定的喝了口水才开口:”叶先生您好,我是黄少天。和叶修这点破事让你这么麻烦还真不好意思。”

“不麻烦,应该的。”叶秋递了张名片给黄少天,看也不看坐在自己身旁的叶修:”你们慢慢聊,我和叶修是请了公假出来的,我还得去办点事情。”

说完话他意味深长地看了黄少天一眼,才离开座位。原本四人座的位子蓦地空敞下来,而这时黄少天才有心思去细看叶修的脸,似乎与昨晚自己的梦境中相差不了多少。

“叶修。”黄少天说,然后在沉默了一下之后改口:”老叶,我跟你说件事。”

“什么事?”

“我们分手吧。”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感到四周倏地安静下来,接着他抬头,直直望向叶修瞪大的双眼。




tbc




评论(9)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