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y, smile not at my sullen brow;
Alas, I cannot smile again:
Yet Heaven avert that ever thou
Shouldst weep, and haply weep in vain.
And dost thou ask what secret woe
I bear, corroding joy and youth?
And wilt thou vainly seek to know
A pang, ev'n thou must fail to soothe?

What is that worst? Nay, do not ask--
In pity from the search forbear:
Smile on--nor venture to unmask
Man's heart, and view the Hell that's there.

【谢乐】佳节(片段)

*复健中,我会慢慢回复更新的,只是最近RYY

*短短的,之后会扩写释出。




灯火通明时我只想着,总算是趁着过节,将这一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偃师请回了长安。

今年元宵节依旧热闹,街坊上的宵禁也只有在这几天解除,让苦闷已久的人民开心个几天倒也没什么不好。放灯的活动在这几年越发盛大,我这一位自称当今世上第二伟大偃师的朋友自是功不可没。巨大灯楼豪奢无比、并且烧了我不少的国库预算,而他总说,又有何妨。这话倒也没错,花的并非定国公府的财产,于他的确无妨。

灯会一向由我亲自主持,而等我回到房里时那一位偃师早已私自将我命人拿上的珍馐琼浆胡搅漫纏,只余下一片杯盘狼藉。别以为我不知道桌上大部分食物是跑进了近年长大不少的鲲鹏肚子里,而鲲鹏主人一手拿着来自塞外做为贡品呈给我的酒杯,另一手则不安分乱搭上我的肩膀。

“偃…嗝…偃师乐无异……参…参见陛下……”

“无礼。”我正色:”请称在下夏公子。”

“夷则,你怎么还是那一副老样子。”

这一看便是喝高了的反应,乐无异面颊通红,不住地吃吃笑着。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让他也帮我倒了杯酒,仰头一饮而尽。吃饭时秉着食不言寝不语的原则我一直没开口,过了半晌,他才从怀中摸出了一个精细小巧的偃甲,递到我跟前。

“好夷则,送你啦,今年的礼物,仙女妹妹的那份儿也在这。”

“这偃甲……这怎么用?”

“我知道仙女妹妹现在还是一颗草,但她总有一天会化回人型的。”他说:”你这一个自個儿留着,另一个则放仙女妹妹那边,当你看什么,听到什么,想要给对方看的,你就按这个键,把玻璃对准你想给仙女妹妹看的东西,然后再说话,这樣哪天她就能听得见也看的见你说什么了。两个人同时按那一个按钮的话你们也可以直接看到对方,同对方交谈。”

喝醉的偃师介绍起自己的偃甲依旧是有条不紊,我一边听一边试着使用,果真在我和对方同时按下按钮时看到自小玻璃窗中投射出的人影,而声音则同时从旁边以及手中的精細偃甲中传来。

正月纷飞的大雪并不影响长安城灯火通明,更不影响窗内我们旧友二人共饮一壶上好的葡萄美酒。

意识模糊之间我看到一袭深蓝衣装的好友坐直了身子,然后自怀中再取出了一个与方才偃甲相似、却又不尽然相同之器械。自偃甲中投射出的幻影并不若我手中那一枚偃甲的真实,恍惚间我只能看出那是身着白色衣裳的模糊影子。

“长安的灯火,每一年都这么美。”他低喃著嘆息,我心想那自然是美的,出自尔之手又怎可能不美。

最后他起身,拿者火摺子走至屏风之外。

手中的偃甲在转瞬间便烧成了灰烬。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