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y, smile not at my sullen brow;
Alas, I cannot smile again:
Yet Heaven avert that ever thou
Shouldst weep, and haply weep in vain.
And dost thou ask what secret woe
I bear, corroding joy and youth?
And wilt thou vainly seek to know
A pang, ev'n thou must fail to soothe?

What is that worst? Nay, do not ask--
In pity from the search forbear:
Smile on--nor venture to unmask
Man's heart, and view the Hell that's there.

【叶黄】<这么说吧>REPO

迟了整整半年的REPO。可以尽情鞭笞我。

 

*

 

因为想要写的REPO真的很多,思考了很久,才决定先动笔这篇的。这个决定对我来说有些纠结,不知是出自于何种心态,大概是怕自己语死早写不好吧。这篇文对我而言意义非凡,总希望自己在任何一方面都能做到最好。以后我大概没办法再写出这么长的repo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我的repo一向都很长就是了。

一开始萌全职大约是二月的事,说起来这篇会成为我叶黄的安利文也是我自己当初没想到的。总之呢,不管如何,在某一个春寒料峭的三月春雨中一口气将其看完之时,当时深深震慑了我的磅礡情感至今我仍能在重新阅读之时从字里行间之中找到。我个人对那种大虐特虐的抗性很高,但是这篇文中那种绵延不绝的窒息感着实让我消沉了很久。四月底湾家阿音太太代理二刷时我费尽心思才弄到这我人生第一本全职相关的同人志,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书中的任何一项最微小的细节我都无比珍惜。真的被感动到不能自已时,笔墨又岂能表现得了万分之一。

 

封面与封底是压的亮膜,看的时候必须小心翼翼怕书本受到伤害,其中封底的君莫笑皮带是黄色的!好可爱w这边就不多谈封面了,整本书的核心内容在封面上以一种粗暴却又细致的手法表现了出来,账号卡-叶黄二人-以及荣耀的角色。叶黄二人是背对背的,君莫笑却是望着流木的方向,且其中叶修的表情从容。不知道是否有在暗示什么,抑或是一切都是我多心。

内页的编排是十分舒服的,因为文本身内容颇多的关系,要压在一定页数内导致字有点小,但不会影响阅读,反而会让人有物超所值之感。

 

再来谈谈内容,不敢说自己究竟看懂了几分(又或是误解了几分)若是理解有误真的就对不起了。

首先是整篇文的基调。十分冷清、寂寥,我不太知道怎么切确定义那种感觉。

人与人:正文一开始,黄少便是深陷某种钻牛角尖的偏执里,无法走出。或许这样描述显得有点矫情,但他其实从未释怀过叶修的来去不留痕迹,远比自己所以为的还要在意。

没有体会过那种感觉,但是处处看得着以前所习惯的生活模式对一个人来说其实挺煎熬的,尤其是物是人非,套一句老话:"回不去了" ,正当以为自己已经快要习惯的时候却突然天降一个君莫笑,于是那种五味杂陈的感觉复又重出江湖。

逗比一点说这个应该说是因为误会与误会最后重新和好相爱的故事,但其实更加细看会发现绝对不只如此。在那个两个角色都穿上了换装卷而后下线、叶修接到了电话的瞬间,其实两人就被迫承受着突然加诸于舒适圈之上的沉重压力了。而那终究是叶修不得不面对的责任与包袱,不论这包袱来的快慢与否。

叶修与叶秋的对话中其实有一种隐隐约约的骄傲存在着,那是对于自己以及黄少天的自信。这种“我相信你懂的”的思考方式其实有好有坏,就不多说了。比较在意的是黄少对于叶修寄错成账号卡时的推断。当时的君莫笑在黄少的身边,而人其实会忍不住用自己的“已知”去推测评断他人的行为,所以对于“把账号卡寄来君莫笑这儿却不自己现身”的叶修才会越发百感交集。

君莫笑那一句“他大概非常、非常不希望你死”十分触动人心,不仅仅是拥有上帝视角的我们,还包括了对一切全都云里雾里的黄少天,才造就了这没有太多杀伤力的误会。当自己已经习惯的身影突然消失,连点影子都没有,其实旁人的一句话就能成为一种莫大的安慰。

打80级新副本时两个人大约都发现了彼此,隔着一层网络马甲其实什么事情都没有那么严重。知道对方过得不错,似乎也就够了,是否见面重新拥抱彼此是另一回事。

 

人与账号卡:这边想谈谈对我而言有点有趣的情绪,以及许多人口中的NTR。

没有契机的话,类似于一种近乡情怯的畏缩会让人不怎么会去碰A了太久的事物。关于这一部分文章其实刻画的很详细而真实,对黄少天来说这个契机大概就是白雪以及莫名出现的君莫笑吧。最后大雨中两个人在房间搞上的时候有一句话特别触动我:他本就是个冷酷、疯狂的机会主义者,他什么都不怕。当然这边有个小小逻辑谬误,他可以同时是流木,但流木不一定是黄少天,叶修同理。那究竟为何最后他却愿意对着君莫笑交付自己的一部分?

这边别笑太太提出了最直观的佛洛伊德心理学理论:本我(Id)、自我(Ego)、以及超我(Super-ego)

对我而言,我是同时将账号卡与主人视作同一个人以及不同的个体的。黄少天与叶修代表着的皆是本我以及超我相互协调之下的自我,而账号卡却是非常直观不加以修饰的本我。所以黄少天在面对君莫笑时才会有一阵又一阵强烈的违和感,而NTR之说追本溯源也是从这边开始。

全明星赛事上的接吻如今细细想来应是象征了很多东西的,但我实在不敢妄下判断……其实应该说,这个段落是一个对剧情颇为重要的点。黄少天的迷惘以及对于过往的摇摆不定被冷酷的凸显了出来,与后文直接要求君莫笑办事的无所犹豫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对比。

第十八章最末尾的梦境有一种十分荒谬的破灭美感,荣耀里头千波湖畔以及夕阳是无比熟悉的景色,而叶修那一句问话:"少天你干嘛非要找我呢"以及君莫笑穿叶修胸膛而过的伞无疑给了黄少天一记当头棒喝。REPO写到这边其实真的深深感受到了自己各方面的不足,各人猜测是本我超我协调的过程,但实在是不敢肯定……

 

 

 

最后故事在清晨重新拥抱时戛然而止,余韵无穷。阴霾散去之后洒落的是清晨的阳光,十分的令人动容。极大分量的外篇则补足了许多的事。十分喜欢早晨时叶修放完水后躺回床上紧紧依偎的描述,平淡却具了十足的画面感。所有的感情走到最后皆会成为一种细水长流的习惯,这样,似乎也就够了。

 

最后告白一个, @别笑 太太我喜歡您很久了。可以求抱大腿嗎QwQ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