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y, smile not at my sullen brow;
Alas, I cannot smile again:
Yet Heaven avert that ever thou
Shouldst weep, and haply weep in vain.
And dost thou ask what secret woe
I bear, corroding joy and youth?
And wilt thou vainly seek to know
A pang, ev'n thou must fail to soothe?

What is that worst? Nay, do not ask--
In pity from the search forbear:
Smile on--nor venture to unmask
Man's heart, and view the Hell that's there.

【ALL黃/叶黄】无战之影 - Prologue

欧幻PARO再加上ABO设定,详细设定请走这:子博

之后会开始慢慢填。

*


饶是现在,黄少天偶尔还是会想起启蒙自己的导师。

魏琛从一群混混手中救下黄少天时并不知道他已经绽裂了,迷雾之子任何高深的镕金技巧并没有在那瘦弱孩童手中显示出一分一毫,也因此在黄少天迎来了作为OMEGA的发情期时魏琛甚至丧失了所有他引以为傲的、只属于迷雾人甚至于迷雾之子的反应力。

他压根没想到自己眼前貌似司卡的孩童竟是个OMEGA,又或者应该说,司卡里头根本不应该有OMEGA的产生,也因此,在黄少天下意识的利用他拿来喂他的井水中微量的锌来煽动他的情绪(又或者是说,情欲)之时,最初的意外已经过去,他发现了这孩子的无可限量。

最后身为BETA的魏琛当然不可能直接给予黄少天任何帮助,司卡里头没有OMEGA,更没有抑制剂的取得管道。当他偷了附近倒在地上某个烂醉如泥ALPHA的信息素回到藏身处时,他看到的是满脸潮红却已经回复神智,蹲踞在角落凶狠盯着自己的虚弱少年。

不太美好的记忆,他们的初遇时分。魏琛遇过无数个流落街头的可怜孩童,因着各式各样的原因没有了家,有些人甚至在襁褓中没亲眼望过自己的孕育者一眼就已经被弃置市井之中某一个灰暗的角落,任落灰覆盖遮掩。当今帝国对司卡的控制越发残酷,当他开始后悔收留了一个新的麻烦之时,黄少天却带给了他再次见到黎明的希望。一个迷雾之子,一个混血的迷雾之子。于是下一个新的考虑在魏琛尚未意识到时就已经悄悄到来:他究竟该不该将这贵族与司卡混血的OMEGA交给钢铁教廷以换取多几日的温饱、抑或是训练他、教导他、让他以一个本该尊崇被至的迷雾之子的眼光审视这个荒谬的世界?

 

*

 

而现在最初的时光已然不再,当黃少天身着迷雾披风站在高耸的塔顶上面对着盈满了力量的白色雾气时,他知道他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

秘密之中总有另一个秘密。黄少天悄声说道,眼睛里扬起的光芒并不逊于烛火,又或者是任何一本违禁的古书中所描写的太阳。

 

*

 

红铜云可以藏起他的镕金术,但却掩盖不了信息素的气味。当黄少天翻过了厚实的城墙并暗自烧起红铜时他发现自己的状况不太妙,这一间城堡的主人显然是个ALPHA,而且是个不久前才交欢过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浓厚的连离主卧室有十哩远、徘徊在庭园的他都闻的到,而他身上的抑制剂却所剩无几。

黄少天原本是打算窃走微草城里头唯一的荣耀勋章,那块勋章全由天金所铸成。微草——众所皆知,与当今荣耀帝国统御主交好。坊间有关于城主王杰希与统御主叶秋的流言蜚语太多,比方说,这是黄少天听闻过最胡扯的一个:叶秋在远离宫廷时曾化名君莫笑与王杰希比拚过一场,甚至与微草城内众多旁系分支一一较量过。由于传言不可考的关系,黄少天并不打算相信此等无稽之谈,但他认为就算真有此事,也一定是由叶秋毫不留情面的胜过每一局。他曾听导师说过统御主同为迷雾之子的可怕力量,与区区几个微草的迷雾人有着云泥之别。

他咬牙吞掉了身上最后一点抑制剂以及存量不多的天金,想着黑市里药品不知道翻了几倍的价钱,还是干脆连同这次行动一起用偷的。黄少天继续维持着红铜的燃烧,却没有急着将天金烧掉,他必须为自己留退路,确保自己这次逃跑的成功,因为抑制剂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失效。利用钱币将自己钢推上窗台并着地时一切都是悄声无息的,穿着软布鞋的脚轻盈似猫,黄少天发现走廊上的壁灯全是点着的,而这挺不寻常。灯火底部的焰色是象征着微草的绿色,他尽量让自己走在照不到光的阴影处往前行。好在旁支家系一般并不会待在主城中,而他将自己能掩饰的地方全都掩饰了,就连教会的审判者也不会发现——但他却还是被看见了,又或者,这并不能称之为”看”见。

黄少天知道眼前这一扇门是会议厅,依照微草城主缜密的个性,他不认为门把甚至大锁之上会残有任何一丝金属供镕金术师动作,而这时走廊上的窗子成为一个很好的跳板。他不太担心自己白蜡的存量,黄少天在跳跃的瞬间借着骤烧让他顺利的攀住了会议厅窗台的大理石柱。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这一切的不对劲究竟来自何处。

偌大会议室内身处当前微草城主王杰希之侧的赫然是审判者之一,双眼的位置被钢铁钉取代的审判者在外直接代表统御主,也难怪连走廊的金属灯也点上了。两人衣衫不整的喘着粗气,钢铁审判者在这时有意无意地往窗台看了一眼(尽管黄少天知道他们并非以眼睛来看这世间万物),让他知道自己暴露了。黄少天一惊,快速的检查了自己的红铜云以及抑制剂,但没有任何一项失效。他屏息,却不敢再次走近,如果会议厅中的两人有意要抓他,他必须让自己身处暗处才有可胜之机。烧起了锡之后黄少天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屋内城主香柏木的信息素瞬间浓郁了数十倍几乎让他窒息,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钢铁审判者那阵若有似无的BETA信息素太过熟悉,让他惊愕到甚至差一点忘记红铜云的维持。

一部分的疑惑解开了,难怪他只闻见了其中一方的信息素,但在这之前他怎么也想不到方才与城主交欢的另一号主角竟是个钢铁审判者,更加想不到这审判者竟是失踪已久、令他以为对方早已不再人世的师兄。

与喻文州同在魏琛手下学习的日子在脑海中变得既近又远,但既然喻文州已经注意到他,没道理王杰希注意不到,除非是喻文州的有意隐瞒或者掩饰。黄少天心中满怀酸涩,他不知道喻文州究竟为何会以审判者的姿态再次现身于他眼前,但既然事已至此,他想自己不能放过眼前的机会。打定了主意之后他不再流连,快速的掉头离开。等到他回到渺无人烟的走廊上时,他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想着,这一切才正要开始。

 

 

tbc



评论(5)

热度(41)